“哪位兄弟,你刚才用的招式,我感觉到有点熟悉,不知道你是不是战铩一族的人。”胖子突然开口,好像是拉起关系来了,而老子在听出了,胖子的这话后,竟然有了一丝的反应。

就连在他身旁的死神三人,听到了胖子的话后,神色一变,看了老子一眼,又看了胖子一眼,胖子这话好像是道出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让他们的眼神都一亮起来。

秦殇和丹尘看到他们的表情,有一些不解,战铩一族,什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难道这战铩一族是什么隐世家族势力不成,可是什么没有一点印象,看他们的神色异动,也不像是假的,怎么会没有印象了,秦殇和丹尘,在内心思考着,可是怎么回记忆,也没有找到战铩一族的信息。

“你是?”老子疑惑的看着胖子,回想起胖子刚刚身上浮现的山峰,口中不断的念叨起来,道:“山峰,山峰...山岳,山岳一族,哦,你是山岳一族的人,不会错,你一定是山岳一族的人。”

老子在口中不断的念叨的几句,豁然开朗,想到了胖子的身份实力,大喜不已,犹如见到了朋友一般,高兴的不得了。而胖子也是一样的高兴,两人竟然朝着对方走了过去,相互拥抱起来。

死神和操你以及别说,看到了胖子和老子拥抱在一起,眼神凝固,发呆愣住了,老子和胖子分开后,看到他们三人的表情,有些尴尬,老子连忙来到,他们三人的眼前,想就要解释一番。

“你们,不要误会,我向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家族势力的盟友家族势力的人,所以...”老子还有解释完,就被他们三人给打断了,他还没有解释完的话。

“我知道,你是战铩一族的人,他是山岳一族的人,你们是家族势力盟友,那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吗?”死神激动的对着老子和胖子他们提问,这让老子和胖子他们有点糊涂了。

死神是谁,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胖子一面错愕的看着死神,不知道死神是谁,回望着老子,可是老子也是和他差不多的表情。老子虽然是和死神在一起,可是也被死神这样一问,问住了,他可真不知道死神是谁。

而操你和别说的表情,也是和老子和胖子他们的表情一样,有些不解死神这是何意,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话来,胖子和老子的身份他们已经是知道了,可是死神他们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要是死神没有开口,他们就要开口了。

“吞噬一族,死神,见过两位,真没有想到在这里可以遇到两族的朋友。”看着老子和胖子不知之色,死神也不磨叽,直接自报家门,再次询问胖子的名字,道:“这位山岳族的朋友,你叫什么?”

老子的名字,死神他是知道的,而胖子的名字,他是不知道,听死神这样一问,老子和别说你们二人,也是竖起耳朵来听,他们同时不知道胖子的名字。而胖子看了老子一眼,看到老子也面惊讶,难道他们之间都不认识。

“胖子,真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你也是,不知你们叫什么,。”胖子看到他们是在一起,还以为他们认识了,谁知他们不认识。

“老子。”老子干脆利落的回答,他和老子还没自我介绍名字呢?只报了家族势力。

“死神。”死神也不磨叽,没有想到能和他们相遇,一面高兴的说道。

“操你。”操你也是一面高兴不已,感到很好意外,这发生的也太快了。

“别说,没想到死神你也是,呵呵,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要是家族内的哪些来老古董,知道我与你们三家盟友,相遇了一定会高兴的乐开花。”在死神也自报家门了,老子和胖子也是乐开花了,别说也是一面悦容,高兴的连忙的说道。

“我是缥缈一族的。”别说由于激动,都高兴的忘了说很重要的家族,只说了名字,看着老子和胖子以及死神他们不解,这才连忙的补充,报出了他自己的家族信息了。

胖子他们几人,听到了别说的话后,一面疑惑不解之色,再次的惊变了起来,一面浓浓的喜色。因为别说的家族也是他们家族势力的盟友,他们四人家族相互之间,都是盟友非常友好的关系,一下子遇见了三家的盟友,胖子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你是缥缈一族的,这样说我们五族又可以重聚一堂呢?真是没想到,分开了这么久,还能遇到你们。”胖子他们四人,眼神齐刷刷的看着操你,一面诧异不敢相信,操你欢乐激动的说道:“我是缮演一族的。”

“缮演一族,呵呵,太好了,我们五族又可以重聚了,走,走,走我们一起去聚一聚。”老子请着众人,一起向着一间大包间走去,看样子是要大吃一顿了,好好聚一聚了。

“那他们什么办?”别说都向着走去了,可是想到了秦殇他们,突然止步,回头看着秦殇他们。

众人也是停止了身形,回头看着秦殇他们,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什么处理秦殇他们为好?老子看着胖子,在交战之前,他就看到胖子好像认识他们一样,看看胖子的意思如何?

“胖兄,他们两位你认识吗?看你刚才看他们的眼神,好像是认识他们一样。”老子不好轻易处置秦殇他们,先看看胖子是否认识再说,要是胖子真认识秦殇他们,也不好为难他们什么。

死神他们也是察觉到了,胖子看秦殇他们的一点熟悉,想来他们之间可能是认识的,所以也是等待着胖子,要是胖子真认识他们的话,他们也可以放心,要是胖子不认识他们的话,他们也好处理。

“认识也算不上,只是和他们见过,以我看还是放了他们。”秦殇的实力还算了得,而丹尘也是一名灵丹师,这样的两人要是死了,还真是有些可惜了,再说秦殇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完全没有必要解决他们,胖子说道。

秦殇和丹尘都是蓄力待发着,一旦胖子他们就向他们出手了,他们就会突然出手反击,就算是明知没有胜算,秦殇和丹尘也不会就此坐以待毙,听天由命。秦殇看了丹尘一眼,丹尘也回应了,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一副平静的摸样。

此时此刻,秦殇和丹尘感觉到,他们的实力不够,看来以前他们是太过于安稳了,在丰都城他们是有着自保之力,可是一旦去了外面,他们这点实力实在是太弱了。这太没去外面,只是面对外面的外面进来的人,他们就这么的被动了。

由此可见,真的是太弱了,秦殇他们暗下决心,等这次过去了一定努力修炼了,不然他们恐怕是无法立足于纵横大陆,就怕连立足于丰都城都很难,在不努力的话。

“放了他们?好吧。”死神有些不愿意,可是胖子都这样说了,其他人又没有什么意见,他也不好执意什么?细细一想,放了秦殇他们也没什么,反正胖子都和他们在一起了。

死神他不放秦殇他们,是因为怕秦殇他们知道了,他们的谈话内容,本来以为他们是和胖子一伙的,现在胖子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明白了这点,死神他也就没有什么好纠结,痛快的把秦殇他们给放了,与众人走进了一间包厢内。

秦殇身体一松,灵气散去,和丹尘走下了楼来,朝着柜台走去,付他们的饭酒钱,可是当他们付出五十源币的时候,老板却没有收,因为他感觉到了刚才地位情况,秦殇他们还没有吃动,就被胖子他们给一掌轰了。

秦殇他们没有找酒楼的麻烦,老板就感激不尽,毕竟酒楼是他开的,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们没有去管,没有让客人们,安心的吃喝已经是他们酒楼的失误了,怎么还敢收客人的源币了。

老板对秦殇一阵道歉后,秦殇他们离开了酒楼,两人是忧心忡忡的走在大街上,越来越不太平了,又多出了四名实力不凡的武者,加上胖子是五名了,这丰都城究竟有什么,竟然吸引了这么多的人,前来丰都城。

“丰都城,看来真的是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这四人好像也不是丰都城中的人,看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凡,可能也是什么势力的人,你说他们来丰都城是为了什么?丰都城又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他们前来。”老子这死人,又是没有见过的人,实力又是不凡,这样的人物,丰都城可没有,秦殇沉闷的说道。

秦殇更加的可以确定,丰都城即将有大事要发生了,通过这么多的的观察和感觉,以及不断的有像胖子他们这样的人,入驻到丰都城来,足以说明问题了,就是他们来丰都城没有什么目的,那是不可能。

以他们的实力强悍度,完全是没有来到丰都城这种匮乏之地,一个九级城池。一定是带有什么目的。秦殇虽然已经可以决定了,但是他们这些人是为什么而来,秦殇可就想不出来了,丰都城有什么金银财宝,能让是他们看的上。

秦殇脑海中一边紊乱,够不懂他们这些人,是出于什么目的,在百思不解,想不明白之下,他出口询问起,在他身旁走着的丹尘来了,可是丹尘也是一面深思思量着。

“看吧!早晚会知道的?只是以后的丰都城,不会在安静了,没想到连这样的一个九级城池,都要陷入动乱中去了。”丹尘一面惋惜,对于丰都城以后的情况,很是担心了起来。

“动乱,你的意思是他们要争地盘吗。”对于纵横大陆上的事情,秦殇也是大概的了解,看似平静的各大势力,其实一直都想吞并其他的势力,可谓是表面无事,暗地争夺厮杀。

而丹尘这话的意思,就是在怀疑,这些都是大势力中的人,这是要开始抢地盘了吗?看胖子他们实力,的确是想大势力中的弟子,不然普通的武者,哪里有他们那样的实力。

这样看他们也不像是在争地盘啊?要是争地盘相互,在知道了对方是谁后,会有那样的表情吗?不说不打起来,也不应该是那么的友好,就算他们是多年没见的朋友,可真要是来争地盘的,也不会对相互客客气气。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反正不管是什么?丰都城都不会在安静下来去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丰都城,以后的日子里,是不会在太平了,丹尘想知道秦殇,对以后有什么样的安排。

秦殇没有马上回答丹尘的问题,对于自己以后有什么打算?秦殇其实早就想好了,就是要尽快的提升境界和实力,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朋友,以及凌雪晴儿,他都要尽快的变强。

秦殇是想等自己的灵者境界,达到了一魄之境,就前去灵武城,本来要是他的武者境界,没有被禁锢的话,秦殇在从遗迹内,去来后就想离开丰都城,前去其它的城池,寻找凌雪晴儿的。

现在秦殇已经找到了凌雪晴儿,也知道了她是剑皇海阁的弟子,摆在他眼前的有两件大事,一件就是想办法让凌雪晴儿想起他秦殇来,另一件就是增加自己的境界和实力。

只有这样,秦殇还能保护自己和他所爱的人,不再让悲剧上演。秦殇说道:“具体的还没有想好,不过初步我是像,再在丰都城待一段时间,等到我的境界实力,有了前去其它城池的自保能力,我就去别的城池闯一闯。”

“哦。”丹尘望着秦殇,说道:“秦殇,我有一件事,一直想问你。”秦殇一副你要说就说的摸样等待着,丹尘又出言,“你的境界怎么会降低来了。”

“呵呵,误入了一座可怕的遗迹,差一点把命都丢在内里,还好只是境界出问题了,降低了二级而已,没有丢掉性命,已经是万幸了。”秦殇呵呵一笑,对着丹尘说道。被丹尘这样一问,秦殇又想起了,他大哥橙穆风来,也不知道橙穆风现在怎么样?身在何处,有没有离开丰都城的地界,为橙穆风担心起来,海疾风那小人会不会,派人去暗中追杀橙穆风。

秦殇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挽留橙穆风,真不该放他离去,至少在丰都城他还可以知道橙穆风的情况,万一有点什么,他也可以帮助点忙。秦殇一面忧虑,丹尘侧望的看着。

也不知道秦殇在想什么?但是听到秦殇的这话后,丹尘有着吃惊了,丰都城有什么的遗迹,竟然能将秦殇都逼到,自费境界的地步,看来这遗迹确实是不一般。

“降二级?”秦殇离开的时候,境界可是神者初期之境,而秦殇说他在遗迹内,降了二级,也就是说秦殇的境界是神者中期,丹尘叹息道:“可惜了?看来这遗迹的等级很高啊,是几级陵墓啊?”

丹尘惋惜之余,有附带的问了秦殇一句,他能想到这遗迹的等级,可能是不低于二级陵墓,至少都是二级陵墓,但是还是想听听秦殇的亲口所言,也想听秦殇讲一讲,陵墓内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