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对这那件事怎么看?”那个黄头发的女人的温柔的说道。

风耀稍微犹豫了,思量道:“天王星和北极星数百万年来一直都很要好,突然发生这件事,而后就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战争,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误会,如果不是的话就是有挑拨离间。”

“不错,你分析的很到位,我很认同的你观点。”雪皇想了下,随后说道:“那你这次想谈什么?”

风耀向前走了两步,此时他才发现雪皇足足比他高十几厘米,风耀头微微仰起,淡然道:“我想谈下合作的事,不知雪皇意下如何?”

“你是说少中想和北极星破镜重圆?”

“嗯,也可以这么说。”

“他想怎么和合作?”雪皇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还能想怎么合作?”风耀应声道:“以前的怎么合作,现在就怎么合作的呗!”风耀摊了摊双手。

雪皇沉默了片刻说道:“你这次来的目的不只是合作这么简单吧?还有什么其他的条件也一并说出来吧?”

“呵呵,不愧是执掌北极星的雪皇啊!果然见识过人。”风耀莫名其妙的笑道。

“说吧,还有什么,我会尽量考虑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废话了,我想要回夜凌天的遗物——弥勒戒。”

“什么?是你们主动找我们合作,还想谈条件?你自己问问自己,你们有资格这么做吗?雪皇还在思虑中,这时,站在一旁的北极雪突然按耐不住了。

风耀都没有理会北极星的直言,只是不失风度的笑了笑,看着雪皇问道:“想好了吗?”

“看来少中天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越来越没有自知之明了!”北极雪侧着脸,冲着风耀鄙夷道。

“小雪,退下!”北极星一再恶口伤人,雪皇终于还是动怒了。

“可是,母亲…….”

“退下!”

北极雪没有开口为自己辩解,转身向身后走去,路过风耀身旁的时候狠狠的瞪了眼风耀,信步离去。

风耀依然没有理会她,眼神依旧放在雪皇身上,等待着雪皇的答复。

雪皇转了个身,背对着风耀,嘴唇微动,如斯道:“弥勒戒的确是夜凌天的生前的遗物,本该归还给天王星,可是……”说道这里,雪皇没有再说下去。

“哦?问题吗?”风耀疑惑道。

“你先回去吧,我考虑考虑吧。”雪皇转过身向前走了两步,若有所思的说道。

“也好,”风耀低下头,礼貌道:“希望您能尽快予以答复,晚辈告退!”风耀说完转身离去。

风雪之城外,风耀悠闲的漫步在茫茫的冰天雪地里,这里相对极寒之地相比,绝对没有极寒之地那么冷,相比之下这里的空气显的更加清新。

“雪皇还是没同意,这怎么办呢?”

风耀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道,他知道这次不但把少中天的颜面给丢光了,而且事情也办成,可谓是“赔夫人又折兵。”

“站住!”

从风耀的身后传来一声厉喝,这次风耀倒是自觉的举起了双手,但是却并未蹲下抱头。

风耀转过身来,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位少女,还刚才领风耀进风耀之城的那个女的,雪皇的女儿北极雪,风耀随口道:“找我还有什么事吗?雪皇同意把弥勒戒归还给天王星了?”

“想的倒美!”北极雪说着从背后抽出一只明亮的生铁剑。

风耀见此情景,心中暗叫大事不妙,但脸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道:“你想敢什么?想杀我?还是想和我较量较量?抑或是想揍我一顿?无论你想干什么,但我还是劝你打消这个念头,最好还是那凉快哪呆着去,你要知道我是个杀手,而一个杀手一但出手是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的,你最好还是想清楚再动手。”

“你可真罗嗦!”北极星挥起手中的剑径直向风耀刺去。

风耀手一抖,手中凭空出现一把白色的剑,这把剑正是光之刃,他领着剑极迅速向北极雪狂奔而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此时两人的距离只有三尺之隔,眼看北极雪手中的剑就要刺进风耀的胸口,关键时刻,风耀身子一侧,北极雪手中的剑着擦着风耀肩膀的盔甲而过,风耀握剑的姿势一换,光之刃紧紧的贴着风耀的右臂,从北极雪的耳旁掠过,一撮一飘逸的长发猝然落地。

“还打吗”风耀吹了下残留在剑上的头发,背对着数十米外的北极雪说道。

北极雪向不远处的地上看下,白色的地上放着撮黝黑发亮的头发,再看看自己的耳边,从半半截处少了一部分头发,北极雪大怒:“可恶!今天我一定要你这地上的头发付出代价!”北极雪说罢摆弄起手中的利剑,杂乱无序的朝风耀砍去。

只见风耀不慌不忙的身子向后轻轻的一仰,便跃到了北极雪身后,此时北极雪还未接近风耀。

“后面!”风耀站在北极雪身后趾高气扬的提醒道。

北极雪向后一看,风耀的确站在他身后:“什么?竟敢耍我?!!!”北极雪暴跳如雷的大喊道。

“呀!”北极雪冲到风耀跟前挥起手中的利剑迅速朝风耀的脑袋劈去。

这次风耀并没有打算躲,他举起手中的剑向上猛的一挡,咣的一声,风耀这次用的力气很大,北极雪向后退了几步,并未跌倒。

风耀并未打算停手,他只身快速的向前走了几步,一抬腿,一脚踹在北极雪的肚子上,北极雪急忙连忙向后跟跄了两步,方才狼狈的止住身形。

北极雪还在为刚才的那一脚吃痛,不料风耀却又发出了猛攻,风耀冲到北极雪面前快速的一提膝,一个重击狠狠的砸北极雪的小腹上,北极雪疼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弯腰捂住小腹,在敌人面前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好机会!”风耀二话不说,一个肘击砸砸在北极雪的背上,噗通一声,北极雪顿时趴在了地上。此时,风耀心中的攻击念头并未打消,他是一个杀手,不是一个情圣,并不会怜香惜玉。风耀一腿猛地向前一摆,一脚踹在北极雪的肚子上,北极雪顺着身子下这光滑的地面向后滑出了七、八米。这些招数都是风耀阿瑞斯从擂台赛上别人的身上学来的。

风耀走到在地上趴着的北极雪面前,提起手中的剑指向北极雪,冷冷的说道:“不要轻易挑战一个杀手,除非你有绝对的把握能打赢他,否则,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北极雪在冰冷的地上可怜的挣扎,她想爬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愤愤的说道:“就是借你个胆子,你敢杀本公主吗?”

“呵呵,老实说,我我还真不敢,毕竟少中天还要和雪皇合作除掉冥王,夜凌云还想从雪皇哪里拿回他父亲的遗物,就目前看来,我还真没有杀你的权利,但……”风耀转过身,沉声道:“千万不要尝试去威胁一个杀手,因为他可不会跟你拌嘴,把他逼急了他什么都干的出来。”

“是谁在哪里?!”

风耀刚准备走,一个洪亮的声音便骤然响起,他意识到自己走不了了。

风雪之城的四周隐隐约约弥漫着白雾,这种见度很高,所以一般很难发现,这时一群正从白雾中走来,走向风耀。

不一会,一个仪表堂堂的少年模样的人出现风耀面前,他身旁边还跟着一个瘦长脸和年纪相仿的少年,这两个人后跟着几十个手拿银白色长矛,身穿银白色盔甲的士兵。

“北极雪?你怎么在这里?”那个领头的少年问道。

北极雪趴在狼狈的地上,怒喊道:“任长风给我杀了他!”

那个被唤做任长风的少年附耳对旁边那个瘦长脸少年低声道:“让人把她扶下去。”那个瘦长脸少年听罢,随手向身后一挥,便走出来两个青年将北极雪扶了下去。

“是你把她伤成这样的?”任长风漫不经心的问道。

风耀将手中的剑猛的向地上用力的一甩,嚓的一声,光之刃深深的插进了地上的寒冰里,风耀手扶着剑柄义正言辞的喊道:“是我!怎么样?想单挑还是你们一起上啊?”风耀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也走不了,于是便打算破罐破摔。

任长风不想和风耀废话,严肃道:“给我拿下。”

“是!”

任长风身后的一群士兵应了一声,便摩拳擦掌的朝风耀走来。

“哧喇!”风耀一把将插在地上的剑拔起:“来吧,老子也好几天没活动筋骨了!”

“长风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就在双方都虎视眈眈准备开战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的白雾中传来,那人慢慢的走出白雾,身材和模样都渐渐的清楚开来,此人正是夜凌云。

夜凌云漫步到任长风面前,嘲弄道:“几天不见,长风兄怎么变风格了?喜欢以多欺少啊?”

任长风脸上挂着一丝苦笑,恨恨的咬牙切齿道:“哼,夜凌云。”

夜凌云信步走到风耀身旁,颇具讽刺意味的小声说道:你和究竟雪皇说什么了,让人家的“皇家御卫军”都亲自来抓你,嗯?。

风耀斜夜凌云一眼,鄙夷的责斥道:“都这时候,你还说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