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就是这样残酷,小命只有一条,张杨回想起刚才逃脱的细节,自己也是后怕不已,不过也有所收获,那就是天赋黑暗之魂的瞬移能力并非穿越空间,使用的也不是虚空之力,而是某种不明的能量,姑且把它称为黑暗之力,包括黑暗形态下覆盖全身的力场和第二层炎狱的黑色粒子流,都属于黑暗之力。

这次战斗价值五万钻的洛基灰飞烟灭了,张杨想想就一阵气恼,入团一个月内就损洛基,估计回去要被米兰达说,什么叫你别和江东去浪后果自负云云。

“别难过,魔宠就是用来死的,只要有战斗,难免会损,死了再买嘛!而且出去收割,战损是优先补的,就是不管收获多少,先补损失的魔宠。”江东拍拍他的肩膀,劝慰道。

“但是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啊!这几天要和那个女人好好的过过招!”张杨燃起斗志,如果不算秘密警察的话,他还没在罗兰军队手上吃过亏,这是头一回。

“放心好了,那个女人很厉害,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江东沉吟一声,眼珠一转,仿佛百般诡计涌上心头。

损失了洛基,两个土匪只剩下一头坐骑,确实有些凄凉,想要先手抓人都没办法,只有伺机报仇。

他们蛰伏了几天,期间张杨把附近的地形摸索透彻,记在脑袋里,江东则在记录铁十字军团留守人员的出行规律,两人在暗中酝酿着阴谋。

基地内的一间豪华办公室,水晶落地窗可以看到远处的翻腾不息泥浆河和苍翠的崇山峻岭,地板用上好的红木铺成,即使在南方潮湿的环境下,也没有一点腐坏的迹象,中间的大办公桌用纯黑的胡桃木打造,后面悬挂着一副山河图,沉郁的麝香味道从墙角的古铜香炉里飘出来。

阿斯特丽德用手重重的拍着桌子,对坐在宽大靠背椅上的肥胖男人大声说道:“贝拉尔多上校,他们还会再来的!江东帆影可是赏金四千万索尔的恶徒,这次吃了亏,他的疯狂报复很快就要到来!”

罗兰王国发行的索尔和黑暗世界发行的黑钻购买比例大概是十比一,四千万索尔的赏金折合四百万钻。

“注意你的语气,阿斯特丽德少尉。”胖男人裹着一件宽大的军服,手指头贮满脂肪,圆滚滚的,就像烤架上吱吱冒油的肉串,上面戴满了硕大的宝石戒指,颜色各不相同,他不耐烦的敲着桌子,把少尉两个字咬得很重。他其实并不在意对方说什么,目光只来回瞟过女军官胸前的深深沟壑,所以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阿斯特丽德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就像被癞蛤蟆舔了一口似的,浑身寒毛直竖,厌恶的扣起最上面两颗扣子,可是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两颗球过于饱满,把紧绷的扣子一下弹飞,白嫩胸脯就像剥开的煮鸡蛋,露出小半。

贝拉尔多上校嘴巴一咧,笑出声来,胖脸上一丝涎水从嘴角滴落。

“你!”阿斯特丽德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主力尽出后,面前的军官就是现在基地的负责人,因为他军衔最高,而且在军中颇有人脉,本就是某个将军的侄儿,现在担任留守部队的指挥者,什么事情都要从他这里过去。但是看到贝拉尔多这个模样,她心里已经凉了半截,后续的计划也没办法实现了。

“放心吧,我们只要呆在这坚不可摧的基地里,谁能拿我们怎么样?伯克萨大人可是花费了两亿索尔建造了这座堡垒,怎么会被蠢贼摸进来?”贝拉多尔张开双臂,自得的说道:“你说悍匪江东帆影摸进我们基地?可惜没一个人见过,现场确实有打斗过的痕迹,但那不足以证明什么,我倒是觉得你过于紧张了,放松一下,别搞得大家跟你一起风声鹤唳,你需要休息,放个假,去找个贴心人谈谈,比如说我。”

贝拉尔多费了很大力气才把自己从舒适的天鹅绒靠背椅中拔出来,他绕到阿斯特丽德身后,伸手搂住她的腰,柔声道:“晚上一起吃个饭?”

“免了!”阿斯特丽德脸色铁青,挣脱他的咸猪手,快步走出办公室,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一串脆响。

“喔……真想被那双高跟鞋鞋狠狠的蹂躏,踩在我的脸上,踩在我的肚皮上,啊……”贝拉尔多目送女军官离开,看到那曲线优美的臀部和修长的双腿,情不自禁的感叹一声,伸手揉了把自己的脸。

他躺到靠窗的柔软长椅上,撮一口水烟,烟雾缭绕之中,精神恍惚起来。

阿斯特丽德走到楼下客厅,一些军士纷纷和她打招呼,她心里明白这些男人想要从她的身体上得到什么,可笑的是,这竟然是这些人听从她的原因,而不是因为才能,真是可悲,难道人的兽欲已经凌驾一切了?

…………

张杨坐在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上,观测前面山谷的地形,喝了一口水,算一算距离上一次战斗足足有三天没动手了,铁十字军团的人大概觉得他们已经离开,活动范围增加了两千米左右,这就有很多可乘之机。

蛰伏对耐心和体力都是一种考验,张杨偏偏是最没耐性的那种人,如果不是江东督促,他一天也熬不下去,南方丛林里面热气膨胀,就像蒸桑拿,毒虫猛兽时常出没,十天里有九天暴雨,每到中午阴云就开始聚拢,一直下到傍晚,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呆在水帘洞里的猴子,满耳都是哗哗的水声。

“别发呆了,准备做一票!”江东从后面拍了一下他。

“哦?有机会了?”张杨顿时来了精神,问道。

“我偶然发现有一个老刷子想要把自己的部分财物转移到国内,大概是他猎杀的恶魔材料积累太多,这些材料就算是放在封魔铅盒里面,时间一长,鲜度还是会下降,所以要及时卖掉才能保证收入,这个老刷子前两天就在外面探查,选择路径了。”

“他用什么运输?虚空恐魔?”

“肯定是虚空恐魔,运输量很大,一个刷子一年半载的收获,你想想有多少?”

“虚空恐魔我们怎么抓?那不是最难拦截的魔宠吗?”

“他从基地骑着虚空恐魔,一次瞬移的距离大概是三百公里,第二次启动瞬移需要积蓄能量,这个过程是三十秒,所以我们只要在他预计达到的位置附近埋伏,一察觉到虚空能量就循着它的波动去抓捕,运气好是可以拦下来的,成功率不高,但值得一试。”

“方向呢?”

“当然是从铁十字军团驻地到罗兰王国最大的贸易城市‘奥拉’一线上!”

张杨点点头,说白了就是拿时间和运气去赌一赌,就算失败了,他们也没有损失,成功了,那可是大丰收。

三百公里的路程对于克洛诺斯来说很短时间就能抵达,江东估算的位置是一片溪谷,绿树成荫,几道浑浊的激流从山上冲刷下来,汇聚成潭水。

江东在周围观察一圈,发现一些细微的痕迹,虽然雨水每天冲刷,但泥土里那股恶魔的硫磺味道是去除不掉的。

“可以确定,这里经常有虚空恐魔经过,是个中转站,前往奥拉的漫长路线里有很多这样的站点,在这儿等着,一定会有收获,不过虚空恐魔的瞬移不会精准的移动溪谷正中央,有可能偏移几百米,我们在两边埋伏,感受到虚空波动,立刻追踪过去,迟一点就被跑了!”江东叮嘱一句,动作麻利,自己先去找地方隐藏了。

张杨把自己藏在一片灌木林中,从早晨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晚上,却一个人都没见到,好在食物带了不少,不至于饿着。

“江东这家伙会不会算错了?那人根本就没从这条路线走。”张杨心里嘀咕,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困意上涌,手脚在雨水里面泡了一天,已经有些脱皮发白。

就在他叹息一声,准备睡一会儿的时候,一丝微弱的能量波动从不远处传来,他看到距离二十米的地方空间裂开一条缝隙,淡紫色的虚空之力逸散出来!

“宝贝儿,你终于来了!”张杨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发动炎狱,歌离剑出鞘!

一只高五米的灰色直立恶魔从虚空裂缝里挤出来,正是虚空恐魔,在它的身上骑着一个老者,穿着便装,一双小眼睛到处瞄着,当看到张杨的时候,他脸色一变,立刻启动第二次瞬移!

三十秒!留给张杨的时间只有三十秒,那边的江东正在急速赶来!

“一个愣头青就想拦住我?!”老者像是给自己壮胆似的喝了一声,满头的冷汗却暴露了他心中的惊恐。

昆古尼尔!

张杨这边可是火力全开,相聚二十米,他提剑向老者冲锋,半途就凝聚出一根流星之枪,黑色枪尖燃烧一点火焰,唰的投出去!

虚空恐魔不得不停止瞬移启动,在面前展开一道黑色屏障,流星之枪穿过黑屏,消失不见,出现在距离他们一公里的某个地点,掀起巨大的能量波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