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妈妈知道她是不许娇惯孩子的,当年醍姐儿都是如此,更何况哥儿,应了下来,又道,“公主让老奴留心着的事有些眉目了,老奴寻摸了这么长时间,倒是有两位姑娘颇为合宜,一是礼部孙大人妻族的一个远亲,据说父亲原是江南名儒,还有功名在身,与孙大人乃是师徒,孙大人之妻就是他说合的,只可惜早早离世,那姑娘孤苦无依,孙大人感念昔日恩师之恩,便接到了京城,据闻那姑娘得其父手把手教导,颇有诗才,连孙大人都要自愧不如的”。

礼部孙大人一甲庶吉士出身,连他都自愧不如,想必就算有所夸大也定然不俗了,舒莫辞曾仔细分析过,游昀之之所以不愿纳她看中的人,多半不是因为那些人容貌不够,而是出身才气不足,因此便嘱咐辛妈妈留意出身尚可,又有文采的女子,这个姑娘却算是颇为合宜了,只……

舒莫辞皱眉想了想,道,“名儒之后,岂可如此辱没,令人屈居妾室,还有一个如何?”

“另外一个却是鸿胪寺右少卿的庶女,生的如珠如玉,最得少卿大人喜爱,瑞哥儿满月酒,她也是来了的,穿着淡黄色的深衣,不知道公主记不记得?”

舒莫辞想了想,隐约想起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时下京中贵妇贵女们时兴穿摇曳生姿的流仙裙,她穿的衣裳一眼看上去与流仙裙没什么区别,仔细看却是深衣,也算是颇费心思了,她也是因为她的衣裳才多看了一眼,有一些印象。

“公主可能不记得了。老奴却是瞧了好几眼,确实是个妙人儿,二爷一贯于女色上并不上心,那天都多看了一眼”。

辛妈妈只简单说了一句,舒莫辞却明白多半是因为游昀之多看那一眼,辛妈妈才上了心,仔细打量了一番。又去打探了情况。心下无端涌起不喜之意,“标新立异,其心不正。这样的人如何能迎进门,妈妈怎的糊涂了?”

辛妈妈心下好笑,乖乖受了这句训,“是老奴考虑不周。公主恕罪”。

舒莫辞想了想,又道。“瑞哥儿满月,怎的连一个鸿胪寺少卿的庶女都能混进来?管家怎么管的事?”

辛妈妈不敢叫管家无端受了牵连,忙道,“那位姑娘却是与兵部尚书府的姑娘交好。随着一起来的”。

舒莫辞有心要说一句兵部尚书府那位姑娘也是个不知礼的,忍了忍咽了下去,只道。“醍姐儿、瑞哥儿都小,上不得台面的人都不许放入府中。没得教坏了孩子,着管家再仔细些”。

辛妈妈默默给管家道了个歉,“若这两人,公主都不满意,二爷外家一直想将表姑娘送进府来,只怕表姑娘入府,到底占了二爷表妹的名头,轻了不好,重了不行的,公主不好做”。

舒莫辞默了默,“妈妈担忧的有理,此事左右不急,妈妈再慢慢打听就是”。

辛妈妈见她不动声色将三个最佳的人选一个个推掉,句句在理,却明显的口是心非,心下更是好笑,却也不点出来,慢慢打听,只怕自己是再也不用打听了?

这么一来,舒莫辞心思更是烦躁,只她却还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于是越发烦躁起来,等了半天遣去打探消息的人没回来,却是游昀之遣人来说自己要留在游晗之在西郊的温泉庄子上,不回来了。

舒莫辞听了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提起了心,有心想再遣人去问问,想了想却还是放弃了,好在第三天一早,游昀之就回来了,沐浴过后,就抱着儿子上了床。

舒莫辞现在已经不再会说什么“抱孙不抱子”的话了,想了想坐到床边问道,“二爷几日不回,是麟初出了什么事?”

游昀之嘴角的笑淡了些,“没事”。

舒莫辞正要再问,就听丫鬟来报,游晗之来向她辞行,现在就在外面候着,游昀之脸色瞬间就黑了,而舒莫辞则是一惊,怀疑看向游昀之,他在游晗之那待了几天,回来屁股还没坐热,游晗之就过来辞行,想不怀疑他都不行。

舒莫辞等了一会,见游昀之没反应,只好朝他行了一礼,自己去见游晗之,其实说到底,她还是有些怕他,明知道事情不对,也宁愿去问游晗之,而不是自己朝夕相伴六年的夫君。

舒莫辞不明白自己的心思,游昀之却看的清清楚楚,脸色越发沉了几分,沉默半晌方颓然叹了口气,蹭了蹭儿子嫩嫩的小脸,唤人将儿子抱走,自己则跟了过去,六年过去了,他的小妻子还是初嫁时的模样,也,不打紧,他还有第二个六年,第三个,第四个……

游晗之说趴在马车中进了公主府,到马车无法行驶时,直接让人抬了进来,舒莫辞一见他这个状态,眼泪立即就涌了出来,一边叫大夫,一边焦急询问伤的怎么样了。

游晗之看着她,六年来,她身居高位,深受盛帝宠爱,连孟玄琢都要看着她的脸色办事,他的兄长更是事事体贴、处处周到,从不让她费心劳神,如今她又儿女双全,了无心事,六年的时光到底改变了她,她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清冷孤傲,隐含戾气的少女,更不是梦境中懦弱温柔、不得展颜的少妇。

他面前的是大显的公主,是他的长嫂,是被宠爱呵护柔软了棱角,浑身上下散发着幸福味道的小女人,来时满腔的怨气和恶意在看到这样的她后竟有些不忍心,他真的要为一己之私打破她握在手中的幸福?

“姐姐——”

舒莫辞浑身一抖,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看向他,走到门外的游昀之也因为这一声语气、声调过于熟悉的“姐姐”白了脸。

果然,一切都不是梦——

兄弟二人脑海中几乎同时浮现出这句话,舒莫辞下意识后退两步,勉强开口道。“麟初?伤在哪了?”

游晗之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翻滚着的绞心之痛,他就知道,那清晰的宛如真实的梦境又岂会真的仅仅只是梦境?否则他的嫡亲兄长又何必如此防范于他?

上辈子他迟了一步,冒天下之大不韪,却又功亏一篑,这辈子他竟又在懵懵懂懂中彻底失去了她。他不是没想过如安宥般偷偷将她带出京城。带到一个二哥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可安宥的前车之鉴却让他颓然止步,他不觉得自己能比安宥做得更好。

安宥最后乖乖将她送了回来。他当时懵懵懂懂,也不清楚过程如何,起了心思后,再将当年的事从头到尾细想一遍。其中许多破绽便漏了出来,比如他被抓去的第一天。安宥分明对他起了杀心,后来虽放弃了却也没打算善待他,谁知道到第二天就彻底变了态度,好吃好喝不说。那个许川还时不时来查看他的安危,他不知道舒莫辞怎么知道他被抓了过去,但却能肯定安宥态度的转变绝对是舒莫辞的功劳。

当年得知舒莫辞怀孕后。他只顾着欢喜,再回想起来却觉背后发凉。醍姐儿与二哥相似,从生辰上看来更不可能会是安宥的孩子,而安宥将舒莫辞交给他时,说的是,“她病了——”

他不知道她怎么在安宥眼皮子底下瞒过这个孩子的存在,还让安宥认为她病重,而安宥最后让步必然也跟这“病重”有着莫大的干系,也许他不该如此惊讶的,因为他从来都知道,她并不如看上去那般孤高单纯,不知世事。

而从她今天震惊的眼神中看,也许她也早梦到过前世的事情,比他要早的多,否则无法解释当年她不顾一切救他性命,无法解释她刚遇到他时的避之唯恐不及,更无法解释后来她对他无条件的好。

游晗之右手不自觉抚上心口处的香囊,引神之阵,多少心血才寻齐的引神之阵,他上辈子那般对她,她却如此报他,她那般在乎他,如果他当年不是过于年幼懵懂,如果他能在二哥之前求亲,她应该会毫不犹豫的应下吧?

这样的她,他真的忍心一手打碎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游晗之很有自知之明,两辈子,他都毫无理由、毫无征兆的喜欢上那个人,为了她费尽心思手段、甚至起了背叛一手抚养他长大的兄长的心思,他敢说自己比二哥爱她,却不敢保证自己比二哥会爱她。

那般一个浑身尖刺、淡漠冷情的人都能被二哥宠成今天幸福的小女人,换做他,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到,更不敢肯定在如今的情形下能做到——

“姐姐——”他又唤了一声,脸上是一惯灿烂爽朗的笑,流光溢彩的桃花眼粲然生情,“姐夫打我,你帮我打回去!”

舒莫辞愣了愣,迟疑看向他,游晗之笑的更加灿烂,语气却可怜巴巴的,“姐姐,真的,姐夫可真心狠,我不就是养了个外室么?他就赏了我五十板子,还亲自动的手,一点水分都没有,我屁股都打烂了!”

舒莫辞还是迟疑,她熟悉的是前世那个在她面前乖巧无比,在外面却呼风唤雨的游晗之,熟悉的是傲娇却维护她的小小少年,瑞哥儿降生,凯旋而归的游大将军却不是她熟悉的。

这一年来,他很少来看她,即便来了,她身边也有各色各样的人,根本说不了几句贴心话,而他也多半是沉默,一场战争成就了他的功名,也让他迅速成熟起来,不再似小时候般亲近她,她失落的同时,更多的是为他欢喜,看着一夜之间他又变回往日傲娇撒娇的少年,她茫然,又无措。

“姐姐,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姐姐,至于游大统领么,我就给姐姐一点面子,叫一声姐夫吧”。

听着这般负气可爱的话语,舒莫辞恍惚回到了游晗之少年时,不自觉便俯身爱怜理了理他散乱的发丝,“就爱胡闹,小心你二哥听了又打你”。

游晗之撇嘴,舒莫辞看向他臀间,有心想看看,但也知道不合适,埋怨道,“你二哥也真下的了手,这打的都不能走路了”。

“就是就是,姐姐,你答应我,三个月都别理他,帮我报仇!”

舒莫辞失笑,“我就算三个月不理他,又有什么打紧,怎么能帮你报仇?”

如果你三个月不理他,又岂止是帮我报仇这么简单,简直是连我从小到大挨的揍一并给报了!

游晗之反手抓住她的手,“那你答应我,三个月都别理他,唔,也不许他进洛川楼!”

舒莫辞嗔了他一眼,“好好躺着,周大夫马上就过来,以后别惹你二哥生气”。

“我就知道你偏心他!”

舒莫辞又好气又好笑,“分明是你做的不对,看中哪个女子,先纳进府,大婚后再给个名分就是,养什么外室,平白辱了自己名声,唔,那女子——”

舒莫辞顿住声音,面色微白,游晗之忙道,“你别乱想,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就是个农家女,我嫌麻烦随手扔在庄子里”。

真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只不过有三四分像你罢了……

舒莫辞微微松了口气,也不愿他伤中再添心烦,只道,“你年少成名,不知多少人惦记着,行事谨慎些总是不错的,这几天就留在这养伤,不许再到处跑”。

游晗之嗯了一声,舒莫辞这才笑了,又道,“明天我遣个车子去将那女子接过来,赏几匹缎子,算是过个明路,不会再惹人口舌”。

游晗之愣了愣,闷声开口,“已经打发走了——”

那般长相的人,既被二哥发觉了,二哥又岂会容她活在世上?

舒莫辞蹙眉,“你二哥让你打发走的?”

游晗之沉默,好让舒莫辞以为他是默认,果然舒莫辞神色就有些不悦起来,此事就算原本是游晗之不对,但游昀之就这么将人打发走,也太过薄情了些,只他是她的夫君,她却是不便在游晗之面前说他不是的。

游晗之暗暗为自己点了个赞,趁机道,“姐姐,姐夫说让我伤好就滚出京城,我养伤的时候,你要做好吃的给我吃,你亲手做的!”

舒莫辞眉头拧的更紧了,屋外默默内伤的游昀之,“……”

果然熊孩子什么的,还是滚的越远越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