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焕文感到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向来嚣张跋扈,个人主义倾向十分明显,很少考虑别人处境和想法的小辣椒,居然会主动给人夹菜?

这筷子菜,不会有毒药吧?

萧岚一边搭着笑容说:“人家都说吃啥补啥,你的身子骨这么瘦,得多吃点排骨,好好补一补。”一边对他偷偷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提醒他,现在是在演戏,要配合,不要搞砸了。

汗,要真是吃啥补啥,那吃排骨,不就越吃越瘦?

李焕文虽然对排骨这玩意不感冒,但考虑到这三个月的演戏工资还是算不低,无论怎么说,还是应该敬业一点,所以他还是勉强地夹着排骨往嘴里送。考虑到萧家怎么也算是大户人家,估计规矩啥的也不少,细嚼慢咽是必要的。为了不丢脸,李焕文勉强地装起了斯文,一小块排骨,被他慢慢咂了四五口,才咽下去。

“年轻人活动量大,要多吃点,补充能量。”萧副市长也往李焕文的饭碗里不断地夹菜,将李焕文的碗撑得尖尖的。

李焕文汗水都快下来了,天啦,要是按现在这个吃东西的频率,要咬完这整碗饭菜,估计都该吃夜宵了。。。。。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不顾形象,大口大口往嘴里送。“对了,岚岚刚才跟我说一会要跟你一起去逛街看电影啊?”萧副市长对李焕文说道:“我本来还想跟你好好聊聊呢,看来岚岚是不给我这个机会了,哈哈。”

萧岚撒娇般地依偎在萧副市长怀里,摇着他的手臂,嗔怪地说:“爸,现在年轻人玩的东西跟你们不一样,不能整天宅在家里。要多跟外界接触。你就别扯我们的后腿了。”

她哪敢放心让李焕文跟她那个鬼精鬼精的领导老爸单独聊天啊。这个男朋友本来就是个山寨货,以臭小子的脾气,恐怕说不了两句,底细就给掏地干干净净,到时就麻烦了。

李焕文完全没有兴趣与萧大小姐一起逛街看电影。这大好的时光,干点啥不好啊?非得浪费在小辣椒身上?但是这似乎比跟萧副市长聊天要好上一些。哥一个平头老百姓,与领导哪来地共同语言啊?说不定谈到一些敏感话题,以自己地倔脾气,搞不好就会跟萧副市长吵起来,万一被送去河蟹。那就得不偿失了。再说。出了这道门,哥直接回家行不行?让小辣椒自己逛街去,多自由啊,又没有自己这个仇人碍眼,说不定她还举双手欢迎呢。

于是他附和着萧岚的意思,对萧副市长说道:“萧叔叔。我们以后单独聊天的机会还很多,不过岚岚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我们认识半年整的纪念日。”

说起“岚岚”这个称呼,李焕文浑身起鸡皮疙瘩,至于那个什么所谓的认识半年纪念日,完全是他瞎编出来的。

“呵呵,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这很好。”萧副市长无奈地耸耸肩:“好好出去享受生活吧,我可把这个女儿交给你了,她的脾气一直都不小,你得受累了。”

萧岚对父亲撒了撒娇。然后就带着李焕文出门了。

李焕文一出门。就招手准备叫计程车。

“你干嘛啊?脑袋傻了?我这不是有车么?”萧岚拿出车钥匙对着自己的甲壳虫远远地一按,发出一声轻响。

“你开你地车。我坐我地车啊。”李焕文说道:“天色不晚了,我得回家去了,祝你购物愉快。”

“回家?你这么早回家干什么?是不是慕秋虹在家里等着你?”萧岚的语气有些不快:“你就那么想见到她,一刻也离不开她?”

“咳咳,这好像超出我们的讨论范围了吧,我们的协议里,可没有讨论别人这一项。”李焕文不想跟她纠缠这些完全没有意义的话题。

“你也好意思跟我谈论协议?按照协议,我就是你的雇主,你是我地雇员,现在正在你的工作时间内,你难道想旷工?”萧岚毫不客气地回道。

“我们应该遵照合同法,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现在员工加夜班,都是应该给加班费地,尽管很多老板都把这个费用给忘记了。”李焕文义正词严地说道:“现在是八小时之外了,要么我就下班,要么你就付加班工资。根据劳动法规定,加班工资是日常工资的两倍,节假日三倍。今天是我们认识半年纪念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勉强算个节日吧。”

萧岚心里那个气啊,这年头居然有人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她小嘴一撇,直接将跨在肩上的皮包向李焕文劈头盖脸扔去。

哎哟,发财了!李焕文接住包,顺手揣进怀里,幻想着里面能有多少钱。但随即一想,萧岚这种人,有可能在身上带现金么?包里的信用卡,自己没有密码,拿来能有什么用?

李焕文沮丧地将包扔了回去。

“快上车啊。”萧岚见李焕文还在徘徊,不禁急了:“你知道附近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我们么?演戏得演全套了,别露破绽啊,要是事情搞砸了,这三个月的工资就取消了!”

一听这话,李焕文赶紧转头四处张望,路边的行人零零星星,也没见谁鬼鬼祟祟往这边瞄,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样子。不过对于这点他还是明白的,越是平静,其实就越不平静。要是市领导派来的眼线,要是连一个平头老百姓都能认得出,那还混个屁。。。。。

李焕文勉强地上了萧岚地车,还在不断通过后视镜观察身后地情况。

“别看了,这些眼睛,你是发现不了的。”萧岚发动了车,对李焕文说道:“这三个月里,我们演戏要演得专业一些,至少要让这些人感觉我们是真正地男女朋友关系,不产生怀疑,否则就惨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李焕文不得已之下,也只好尽量配合上萧岚的剧本,开始演戏。

两人先是到商场里逛了一大圈,萧岚兴致很高,对着货物框扫一通;然后又到电影院里去看了部泡沫剧,看得李焕文都快在座位上睡着了;接着又去大排档吃夜宵。。。。。。在公众场合,他们始终是手拉着手,俨然一副陷入爱河的恋人模样,但一旦进入无人的场合,比如车里,黑乎乎的电影院里,他们的手就飞快地松开,就像甩掉一颗烫手山芋。

甩开萧岚的手后,李焕文还夸张地做了一个洗手的动作,口中念念有词:“这次亏大了,不知道有毒没有?”

“去死!臭小子你的手太有毒。”萧岚气不过,也学着李焕文的模样,拼命擦拭自己的手。

“喝,使劲喝,干杯!”萧岚提着酒杯,直往自己的嘴里灌,一时手哆嗦没拿稳,“啪嗒”一声,杯子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李焕文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很晚了。于是他对萧岚说道:“现在加班时间都已经算不上了,总该放我回去了吧。”

萧岚也许是心情太复杂,拼了命的喝酒,这会眨巴着充血的眼睛,不断地向四周看看,神神叨叨地说道:“那些眼线都还在呢,我如果就这样放你回去,肯定会被怀疑,要不你先把我送回家,然后你再自己回去?”

“我靠,平白无故我又要浪费半小时的时间,不划算。”李焕文问道:“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有啊,就怕你不敢。”萧岚也是喝得高了,口不择言,没好气地说:“要是我们都不回家,那他们就更相信了。”

“都不回家?”李焕文有些疑惑了:“那住哪里呢?”

“笨蛋,遍地都是宾馆,还能露宿街头不成!”萧岚醉醺醺地说道:“要是我们一起开房,那些眼线就更加确定我们的关系了。”

汗,演戏演到一定深度,都免不了要加入一些床戏。萧岚为了力求艺术的逼真,提了这个开房的建议,从本质上说,还是一个有追求的演员。

一个美女深更半夜主动邀请一个男人开房,这种情况,见是个雄性动物都感到无法拒绝。李焕文看着一脸酡红的萧岚,在酒精的作用下媚眼如丝,显得分外妖娆,不由得也吞了一口唾沫。

但问题是,这个妖精是自己的敌人,这次陪她演戏,也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李焕文自认为与她是没有什么感情上的瓜葛的。

要是真发生了点什么,天知道会产生多大的变故啊!但是要说不去,李焕文又觉得有点可惜。小辣椒现在的情况就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死人,你还愣着干什么?”萧岚见李焕文没有动作,生气地往他身上一撞,不小心一个趔趄,一直站立不稳,直直地扑到了李焕文的怀里。

李焕文正手足无措呢,猛然间只感到一股香风卷着热气扑面而来,然后就是一具火热的娇躯,软软地靠在了自己怀里。

我靠,都醉成这样了?走路估摸着都有困难了,还能找到路回家?就算送回去,让萧副市长看见这个情形。。。。。。算了,还是先做做好事,就近找一家宾馆把她安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