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重要的名额,他们风云神殿也一共只有三个,为什么还会给你们家一个?”沐云天剑眉微蹙,不解的问道。

“可能是因为我爹的关系吧。”李清婉红唇微泯,不确定的答道。不过接着她嘴角很快又挂上了一个危险的弧度,:“当然,也可能是萧若风喜欢我,总要拿些珍贵的礼物才显得他有诚意吧。”

“哼,要是为了追女人就拿出这样的诚意,我不得不说这个萧若风还真是个超级败家子,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你动心了。”沐云天冷哼一声,有些不满意的看向李清婉。

“我动不动心你管得着吗,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势利的人吗,人家送给我好的礼物就是败家,但某些人却连一点小小的礼物都没送过呢。”李清婉冷着一张俏脸,转身就要走。

望着生气的李清婉,沐云天苦笑一声,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重了,于是连忙拉住李清婉的手臂,语气也变得柔和下来:“怎么了,这就生气了?”

李清婉并不领情,依旧冷着俏脸,轻蹙这秀眉,扭动着手臂想要挣脱开沐云天的手。

“哎,你懂点事好不好,要是你现在回去,那我刚才对那个萧若风说的话不就不攻自破了吗,男人的面子很重要的。”沐云天依旧不肯放开李清婉的手,而是很耐心的解释道。

“你的面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放开我!”李清婉一听沐云天这时候不安慰自己反而顾及起他的面子,于是更加生气了,挣脱的力气也更加大了。

沐云天也有些不高兴了,我不就是说了你一句吗你至于生这么大气吗,正好这时候李清婉使劲一甩手臂就把沐云天的手挣脱开了,然后她美眸瞪了沐云天一眼后就要走.

沐云天感觉到一股无名之火瞬间冲上了脑门,他顺势拉住李清婉的手臂,猛地一拉,李清婉美妙柔软的身体便失去了平衡,猝不及防的她便倒在了沐云天的怀里,看着李清婉娇艳欲滴的嘴唇,沐云天呼吸很快变得急促,想都没想就吻了上去。

李清婉的嘴唇触感柔软而细腻,微微带一点冰凉,沐云天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熟练地挑开那下意识紧张闭合的玉齿,寻到了那不知所措的娇怯丁香小唇轻轻一吮,几丝清淡甜美的香津直入心脾......

李清婉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一双美眸骤然睁大,娇躯也突然僵硬,不过很快她便本能的挣扎起来,可是这近在咫尺的男性气息不断撩拨这她的心弦,让她芳心犹如鹿撞,怎么也无法平复下来,娇柔的身体里力气竟一点点的消失,再加上或许在心底深处她对这个正在侵犯她的男人并不抵触。终于,她的挣扎越来越无力。抬起的小手还没落到沐云天胸前便已经垂了下去,身体缓缓放松下来,眼睛竟然也悄悄的闭起。

沐云天本来还怕李清婉挣脱,但现在看起来她好像已经.....

唇角带起一丝邪魅的微笑,沐云天开始贪婪的吮吸她如甘露一般的娇嫩双唇,更进一步的侵犯让李清婉呼吸变得急促,心跳也愈发急促起来。

李清婉羞涩的脸颊通红,原本紧闭的眼睛慢慢拉开了一丝缝隙,只是在看到沐云天灼热的眸光下她有赶快闭上了一双美眸,心里仿佛鹿撞。在沐云天越来越激烈的进攻之下,她如天鹅般的雪颈高高仰起,竟然在沐云天的挑逗下从原本的逃避变成了羞涩的回应,她的娇躯越发滚烫,娇柔的手臂也在不知不觉间环住了沐云天的腰。

沐云天的呼吸愈发急促,男性的本能让他一只手不知不觉间从李清婉的纤腰上移开,然后不老实的落在了李清婉高耸的酥胸上,抓着那团原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耸,隔着并不太厚的衣服轻轻地揉按起来,那美妙的触感让沐云天舒服的差点呻吟出来。

“唔......"

胸前传来的巨大刺激让李清婉终于有了反应,一双美眸骤然睁大,反应过来的她一把便推开了沐云天,脱离了沐云天怀抱后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被侵犯的胸部,呼吸急促,一双美眸离既有愤怒也有娇羞和其他的几种情绪,复杂至极。

”那个,我......"沐云天的头脑也顿时清醒了几分,暗道自己这回真是玩大了。

“你......"李清婉咬着红唇,不敢直视沐云天,精致的脸颊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你......你这个混蛋!“她本想骂沐云天,但话一出口,就变成了仿佛两个恋人之间的打情骂俏,这让她心中的慌乱无以复加,逃也似的便想跑。

”哎,清婉,慢点跑,说好了去我家吃饭的,别跑了。“沐云天很快便追上了慌不择路的李清婉,有些心虚的的说道。

李清婉这才停下,只是依旧不敢触碰沐云天的目光,两人就在这种暧昧的气氛下并肩而走。

”你个混蛋......你......你又亲我,还......“李清婉一张精致的俏脸越涨越红,到最后她的声音连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咳咳,我那是......情不自禁,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的。“沐云天狡辩道。

”哼哼......“李清婉冷哼几声并没有说话,看来女生还都是喜欢听男孩子哄的,这是天性。

”要是你这个混蛋再敢这样,我就告诉我爹。“李清婉对着沐云天比了比自己的小拳头,威胁道。

沐云天可不敢反驳,谁都知道李云阳最护短,要是谁敢招惹他的宝贝闺女,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明天我爹让你来我家,我爹说找你有事。”李清婉不在计较刚才的事,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什么事啊?”沐云天剑眉一挑,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那个玄境玉简的事。”李清婉还是不敢直视沐云天的眸光,低着头说道。

“可那个玉简不就一个吗?”沐云天心里突然有了种预感。

“是一个啊。”李清婉不咸不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