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之日临近,少林庙上下开始了紧张的筹备工作。

圆净做过煤老板,有很强的社会经验,每天忙里忙外——忙着跑工商、税务、人社等局盖章,注册公司;忙着购买材料、请工作装修寺庙。

圆觉每天要给七八个工人准备饭菜——不愿吃斋菜的,范雄一律补20块一顿。

大痴方丈和三脚猫都做不了什么,范雄让他俩看守建材,并负责监工。谁知一人一狗都呆在一堆砖头水泥旁边呼呼大睡,真是无可奈何。

范雄自己呢?一边要苦练太极气功和五行拳(浮屠砖法力和他心通不能靠苦修提高),一边还要构思和谋划如何在小雪这一天让公司顺利开张,一鸣惊人!

白天没事就练拳,抓着胖乎乎的圆觉当陪练和沙包打——只练招式,不使劲力,不然二师兄可禁不起范雄每拳近千斤的力量。

“砰”!圆觉一招韦陀掌中的绝招正中范雄胸口,他却不闪不避,虎爪探出,掐住二师兄脖子。

“范雄!你……你怎么耍赖啊?”圆净忿忿道。

“我怎么耍赖了?”

“你有内功护身,就算一动不动,我也打不死啊!”

范雄想想,是这个理儿,靠蛮力二师兄可不是对手!

再来比过。

范雄杂用龙蛇虎豹鹤等五行拳,却只能与圆觉斗个旗鼓相当。一番比斗下来,圆觉挨了三下,他却中了五招。

没想到圆觉竟然是个武学奇才,庙里有的五本拳谱,他全都练熟,只是一向不用功,要突破暗劲还需要漫长时日。

“二师兄,你用功点,我也想办法去给你搞点能增强内功的药物,让你早点突破晋级成暗劲高手!”范雄道。

圆觉不屑道:“不需要!我要靠自己努力突破,到时再来打败你!”

二师兄永远一副牛逼轰轰的样子,范雄真恨不得一拳把他捶扁……

林燕呢背着一个亮晶晶的铆钉包,蹦蹦跳跳飘进少林庙。

“师叔,我来啦!”她轻轻地呼唤着。

范雄收劲长嘘,停止练拳。他去讲经室内提了两袋传单出来,拿了一张递给林燕呢。

这是范雄花钱在印刷店里做的少林庙传单。正面中央印着达摩祖师的画像,两边是宣传语——抓鬼驱邪做法事,帝都首选少林庙。下方则印着范雄、圆净的联系方式以及少林庙的地址。

林燕呢看完正面,翻到背面一看——一片空白。

——从传播学的角度,这张传单可以吐槽的点不要太多……

林燕呢腹诽着,嘴上却说:“据我的理解,少林庙的业务就是抓鬼、驱邪还有做法事这三样,对吧?”

范雄摇摇头:“不对,其实就是两样,一是抓死去的鬼魂,二是给活人驱邪。不管是抓鬼还是驱邪,做完后总还要做个法事,这样才显得专业!”

林燕呢很是狐疑,眼睛睁得大大的:“师叔,抓鬼驱邪你肯定行,但是你连佛经都不会念,怎么做法事呢?”

“所以我不是请你来兼职吗?有需要念经的场合,你来念就是了。”范雄得意道,“师叔不会亏待你的,一个月两千块,够不够啊?”

“够啦!这样一算,我一个月就有三千块啦,想买什么衣服都可以啦!”林燕呢高兴得提起两袋传单就走。这两袋每袋都有十来斤,但她经常运动,提着也不费劲。

大雄宝殿前,一个姓张的工头正指挥着几个工人给斑驳的木柱子刷红漆。

范雄将少林庙崛起路上的第一张传单发给张工头,说:“老张,你要是有亲戚朋友中邪了,或者撞鬼了,记得找我,我给你优惠。”

张工头打着哈哈:“范总,有这种生意,我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等范雄与林燕呢一走,他将传单顺手丢到墙角。

两人走到胡同口,开始发传单。

“抓鬼——驱邪——做法事,帝都首选少林庙!”范雄这样喊着。但路人看到他身穿古怪衣服,基本不会去接传单。他自然不会低声下气去求人,因此过了很久也没发出去几张。

而林燕呢凭着明眸与笑靥,发传单时基本不会被拒绝。甚至一个路过的猥琐男,缠着她问:“我……我昨天晚上在网吧,上着上着网,忽然眼前一黑,好像被一个女鬼上身了。我要怎么办?会不会死啊……”

“不要通宵上网,不要上不健康的网站,最要紧是不要浪费那么多纸巾哦,少年!”林燕呢甜甜笑着。

猥琐男苍白的脸上抖然一红,以手遮面落荒而逃。

林燕呢将她的那一半传单发完,大多数传单都被丢进了街边的垃圾箱,少数人不讲文明直接丢到地上,秋风一起刮得整得大街到处都是。

“你们俩,都给我站住!”清脆的喝声从街道转角处传来。

一个英姿飒爽戴着墨镜的女警察一路小跑过来。范雄一时没出来是谁,但看到她那沉甸甸异常胸狠的样子,猛然记起——这不是那位脾气很大很凶的尹雁冰警官么?

“你,跟这个光头是一伙的喽?”尹雁冰凤目含威,盯着林燕呢。

范雄抢先一步,把林燕呢挡在身后,拍着胸脯说:“尹警官,正主在这呢,你不要欺负人家小姑娘!”

尹雁冰以手叉腰,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一字一顿道:“那好,你让小姑娘走,我找你有事!”

林燕呢拉着范雄的衣角,拼命摇头不肯走。范雄安慰道:“你快走吧,你的工资一会儿我会打给你的!”她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这个小姑娘是谁啊?你和她什么关系?”尹雁冰盘问道。

“不关你事!”范雄懒得多说。

“哼!我告诉你,我已经调到这个片区的派出所当副所长了,你的少林庙以后归我管!”尹雁冰捡起一张传单,瞅了一眼,“抓鬼驱邪?这是封建迷信啊!信不信我马上封了你的庙?”

范雄不想和她啰唆,提着一袋传单转身就走。

“站住!宣扬封建迷信是小事,你是不怕,但是包庇逃犯知情不报呢?”

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范雄脚下一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