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火侯渊的离开,场面又开始喧闹起来,这时那犹如铁塔一般的黑脸孟豁霍然跨步走出,瞪着一双大环眼,喝道:“都吵什么吵!闭嘴!”

立时场面变得鸦雀无声。

那孟豁环顾下方年轻一辈武者,朗声道:“本刺史是这次伐虚行动的负责之人,有几点我要补充说明。由于为了确保半月庭的安全,在你们进入幽暗密林之后,半月庭就会进入防御状态,因此在这期间你们是不能再返回半月庭。”

“啊?”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始料不及,有人喊道:“那我们遇到危险怎么办?”

孟豁用大眼瞪了那人一眼,哼道:“本次参加伐虚行动的护庭史员会进入密林中部抵挡大部分虚魄,只要你们待在外围,就不会有太大危险发生。”

虽是如此,众人还是不太放心,一脸苦色。

孟豁又道:“这场行动关乎着南北两域的胜败,将有三位护庭史长的名额作为奖励,如有能力者就尽可能的努力,争取能够得到,当然也不要太过勉强。三人一组的人员名单已公布在公告栏处,你们可以去看看,接下来你们有三个时辰顺着通虚大道进入幽暗密林。”

孟豁又将目光投向另一方护庭史人员,接着说道:“至于你们,本刺史就话不多少,你们都是我护庭史优秀的人员,五年的在外历练,相信你们实力精进不少,能不能晋升为青史,就看你们这次的表现了。”

那方护庭史一众人都是一致点头称是。

孟豁觉得甚好,扭头看向身后忍者装扮的刺史翌,问道:“都准备妥当了吗?”

那翌默不作声,只是点了点。

孟豁再次转过头,脸色肃然,声音洪亮,道:“本刺史现在宣布五年一次的伐虚行动现在开始!”

话音一落,那批井然有序的护庭史终于是有了动作,纷纷向东方的幽暗密林掠去,而那些年轻一辈竟是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孟豁站在高处看着他们,怒火上冲,喝道:“都愣着作甚?记住你们只有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通向幽暗密林的入口就会被封死,赶快行动。”

“哗!”

场面一时炸开了锅,乱成一团,孟豁这气,心中暗骂这群废物。

这时那一直默不作声的翌终于开口,说道:“你不去边界防守吗?还愣着做什么?”

...

孙悟心一众人在混乱的人群中穿梭,很长时间才走了出去,只听落尘笑道:“我们这就去幽暗密林吧!名单我已经看过了,确实无误,我们三人被分在一组,看...”说着他拿出一块晶石,又道:“晶石印记我也拿了,接下来它会记录我们所斩杀的虚魄等级及数量。”

孙悟心点头同意,而易安然却指着墨寻,问道:“你在这做什么?不去找你的组队?”

墨寻俏脸羞红,低头无语。

一旁的落尘却道:“噢!她的组队我看过了,实力是最低的一组,剩下的两人都是投靠其他组队了。”

易安然隐隐明白什么,一双灵动的大眼看向孙悟心,试探问道:“你想让她投靠我们?”

孙悟心正愁作何开口向她说明此事,竟没想到她竟然明白自己意思,当下连忙点头称是。

易安然看着面前都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的三人,不知怎么她竟觉得,眼前的三人倒像是一组,而自己却是个外人。

她咬着牙,竟不想说任何话,随后看到孙悟心身后的油麻火龙,只见她葱细的玉指冲他钩了钩,那油麻火龙好奇心起,上前还未靠近,就被她一巴掌拍飞了出去,随后转身离去。

落尘连忙招手,喊道:“哎!安然,方向反了,密林在那边。”

易安然却怒声道:“我不能回家一趟吗?”

三人都是相互对视,一脸茫然。

过了足足一个时辰,才见易安然回来,其竟是换了一身粉色的紧身衣服,玲珑的曲线虽不像成熟女人那般线条明显,但也已经成型,加上她出尘绝艳的美貌,让男人见了不由心神激荡,在她的背后同时还背着一个小包裹。

孙悟心见了她的包裹,有些好奇,问道:“去了这么久,你都带了些什么?”

易安然看三人都是两手空空,身无一物,而孙悟心更是浑身湿漉漉的,一脸的鄙视,道:“当然是随身更换的贴身衣物与吃的东西,我们进去之后,都不知在里面待多久,不提前预备怎么能行,不像你们。”

众人一阵汗颜...

...

在万年前,苍穹破损,九幽中的幽冥戾海涌入灵元大路,由于地势高低起伏的缘故,幽冥戾海流入两处低洼之地,长久岁月的演变,最终就变成了两处虚魄横生的不毛之地,半月庭东部的幽暗密林与灵元中土最南部临海的吞噬沼泽。

相比于吞噬沼泽,幽暗密林占地更大,里面生存的虚魄更多更强,同时内部存在的四鬼更是这世间最顶尖虚魄,其实力堪比人类武者的虚无之境,即使是火侯渊也不敢随便踏足,算是除了兽族与东天残破的苍穹,人类另一大危害。

只是中心处的那些高级虚魄及四鬼,是从不出幽暗密林,因此护庭史也并不太过担心。

走出半月庭,原本灰蒙蒙的天际,瞬间又暗淡不少,像是进入的黑夜。

举目仰望苍穹,黑压压的乌云,如洪流猛兽在上方翻滚不止,闷雷轰鸣,带着道道闪电,劈落在黑暗无边的大地。

由于天上的乌云是漆黑的戾气所化,因此是不会有降雨落下,在遥远的不知名处,不时传出似鬼哭,如兽嚎的可怖声音。

在他们驻足的不远处就是密密麻麻的树林,只是树的颜色整体却成墨黑色,一看就让人头皮发麻,那就是幽暗密林。

一股腐朽之气扑鼻而来,胸口发闷,隐隐有缺氧的感觉,这是戾气对人体的作用,孙悟心流有兽血倒还好些,反观其他人都是脸色难看,而那油麻火龙更是怨天恨地,咒骂不停。

这时初次踏入幽暗密林的年轻一辈,都是堵在了入口处,一脸惊恐,只听易安然说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去哪里?”

说完,众人都是一致的看向孙悟心,不知怎么在他们心里,眼前的特殊人物,隐隐有种能给他们带来希望的感觉,而那些以往总是嘲弄他的人,也都同样露出了渴望的眼神。

孙悟心满脸尴尬,突然被上百只眼睛盯着,真比遇上三级虚魄还要让他难以应付,他斟酌了半响,无奈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先进去密林,找个大家共同落脚的地方再说,总是堆在入口不太好。”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心安答应,有人点头、有人叫好、有人称赞,倒是搞得孙悟心不知所措,人生第一次如此,还真是让他受宠若惊。

只是在众人刚要动身,远处却是发出了一阵哄笑,只见竟是来了一大波人,而领头的正是潘江、潘凤、脱毛猴,那三人组。

只听潘江在老远就开始讥笑道:“呵呵!你们南域的人还真是一群废物,竟然会听那个废物的话,哈哈!”

“是北域的人...”

众人脸色都是一变,在他们眼中,北域的人没一个好东西,特别是为首的三人,做事嚣张跋扈,平时没少欺负他们,纷纷都要出口还击,却被油麻火龙占了先机。

“小ji吧!你们笑个屁!敢说你家龙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