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骆莎莎修炼的是水系功法,所以她一直想要找一只水系的妖兽作为初始灵宠。

众人几乎找遍了地图上所有的水潭,如今是最后一个了,至少是地图上有标示的最后一个。

说是水潭,其实面积还挺大的,至少有百来平方米,因为峡之谷里湿气重,所以许多水潭上空都冒着水雾白霜,温度要比其他地方低上许多,遂这峡之谷里的水潭又被人称为“幽水潭”。

幽水潭附近的水属性魂气浓郁,更适合水系妖兽生存。

而眼前这座幽水潭,湿寒之气比大伙之前到过的任何一个幽水潭都要重一些,想必这里定能找到令骆莎莎满意的妖兽。

众人赶紧在岸边的草垛里藏好,耐心等待适合的妖兽出现。

半天时间过去了,幽水潭附近陆续出现了十几种水系妖兽。

有常见的红鳞鲤、刺钳蟹,还有非常适合做初始灵宠、防御力惊人的龟拉怪……期间,甚至出现了一只水蛭牛!

水蛭牛的血脉等阶达到了普通高级,能在峡之谷遇到一只血脉为普通高级的生物可谓十分不易。

众人无不感叹,越往深处走,遇到的妖兽血脉就越高级,甚至有人开始后悔太早签订契约了。

不过,水蛭牛虽难得一见,可骆莎莎依旧不满意,嫌弃对方长得太丑。

都这种时候了,还挑三拣四,虽说骆莎莎是团队里唯一的女性,可大伙的忍耐也是有极限的,当即就有几人表现出不耐烦来。

骆莎莎倒也识趣,知道这几天因她找灵宠大伙吃了不少苦,所以也没再使小姐脾气,只哼哼两声说再等等看。

天色渐黑,太阳缓缓从西边落下。

金色的余晖照耀在湖面上,这时,一个水蓝色的身影从湖中一跃而起!

“啊~!”骆莎莎捂嘴尖叫,愣了好半天,才惊喜道:“这……这是……什么妖兽?好漂亮啊!!!”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只通体蓝色的妖兽趴卧在一块礁石上。

妖兽长着蛙头蛙身,还拖着一条长长的蝌蚪尾巴,腹部长着一对蒲团大小的三趾足,此时正趴在礁石上,卷着长长的蝌蚪尾巴,享受着金色夕阳的照耀,当真美丽耀眼!

望着不远处的蓝色身影,骆星河双眼微眯,缓缓开口:“水陆两栖妖兽,水娃娃。”

“啊?这……这是水娃娃?!”

水娃娃,动物系——水生类——水陆两栖属——蛙族——水蓝蛙亚种,血脉等阶为:普通中级。

有人好奇问道:“这?这真的是水娃娃吗?”

在《灵宠大全》里,水娃娃被描述为没有双足,没有身子,只有蛙头和蝌蚪尾巴的妖兽,配图也与眼前这只蓝色妖兽不大一样。

世上的妖兽千千万,《灵宠大全》作为大陆常见妖兽基础指南,怎么可能面面俱到,甚至有许多妖兽除了一个编号或名字外,连最基本的简介与图像都没有!

想要深入了解一种妖兽,就得去买这一属性妖兽的种族分类表,里面会有比较详细的介绍,当然了,这也只是相对详细一些而已,真正的了解,是只有置身与妖兽世界,亲自去体验的人,才能知晓的!

星河小时候经常随父亲一起猎妖,对妖兽的认知自然要比在场的人更深。

只听他缓缓道来:“水娃娃为水陆两栖妖兽,离开水后,身体就会发生形态上的变化,会在腹部长出一对三趾足,方便活动。”

“那……那为什么它会有身躯呢?”骆莎莎疑惑道:“不是说水娃娃只有脑袋和尾巴么?还有啊,书上说水娃娃的身长不超过三十公分,可眼前这只妖兽至少到我们膝盖了……”

众人望向骆星河,不知为何,大伙下意识就觉得这个来自于旁枝的孩子能解开大伙的疑惑。

骆星河没有让大家久等,只听他继续道:“水娃娃的进化方向有三种,一种是终身不进化,保持着长时间生活在水里的水娃娃形态;另一种,是褪去尾巴,化出四肢,进化成‘水蛙’,到陆地上来生活,这也是最常见、最普遍的一种进化路线……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进化方式,那就是血脉发生变异!”

“血脉变异?!”

“没错,也就是变异进化为‘水蓝蛙’,保留了长长的尾部,同时化出强健的四肢,能随意在陆地与海洋中生活。”

闻言,众人心下诧异。

在介绍妖兽的时候,最后一栏往往会标明这个妖兽来源自哪个“亚种”。

亚种的意思,说好听了,就是血脉经过杂交后,重新分裂出去的新品种,所以介绍它的来源时,前面加了个“亚”字。

说直白了,就是血脉不纯,潜力被限制。

就拿水娃娃来说,它被定义为“水蓝蛙”亚种,也就是说,它的祖先有可能是从水蓝蛙一族的血脉中杂交、分裂出来的,既然如此,水娃娃进化时,无论蜕变升级多少个形态,最终形态的血脉等级都不会超过水蓝蛙。

所以大部分的水娃娃,最多就是成为体型更大的水蛙,或者再进化,成为大力水蛙,总而言之,进化后的物种,血脉等阶是不会超过水蓝蛙的。

当然了,自然界无奇不有,如果水娃娃的血脉发生了变异,那么它就有可能成为水蓝蛙,进化为水蓝蛙后,血脉等阶将不再受之前“亚种”的影响,而有机会朝更高级的进化形态发起冲击。

譬如眼前这只水娃娃,如果成功变异为水蓝蛙,那么,它就会被划分到“寒冰蟾蜍”亚种里,有机会朝接近寒冰蟾蜍这个物种的形态发起一次又一次的进化冲击。

所以说,当大伙听了骆星河的一番话后,皆大感惊讶,没想到眼前这只颇有几分可爱姿态的妖兽,居然是拥有变异血脉的水娃娃!

尤其是骆莎莎,一脸的兴奋,瞧她两眼放光的模样,非此兽不可。

其实骆星河并没有把话说全,妖兽的血脉想要变异谈何容易,这在自然界发生的概率仅为千万分之一,如若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宠师愿意花巨额金币来购买各种天材地宝与灵丹妙药培育自己灵兽,究其目的,就是希望能提升自己灵宠的血脉潜力,即便不能发生变异,也希望能提升纯度……

而眼前这只水娃娃,其血脉纯度要比其他水娃娃好些,身体也产生了部分变异,但只要它还没有完全变异成水蓝蛙,那么就依然是一只水娃娃,想要让血脉真正得到升华谈何容易,只能说眼前这只水娃娃具备了血脉变异的可能,但不一定能变异成功,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如果骆莎莎最后真能捕获这只灵宠,那么,日后必然要投入大量的时间与金钱,只有正确的驯养方法,搭配上无数的灵物,才能真正使水娃娃变异成功!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现下要考虑的问题。

如今要考虑的,是如何捕获那只水娃娃。

要知道,那水娃娃站在距离众人还有二十米远的一块礁石上,怕众人还没潜到礁石边,水娃娃就发现众人踪迹了。

可要是不过去,单凭灵宠也拿不下对方的,毕竟众人手头上只有一只铁甲虫王会飞行,同样是普通中级血脉,同样是奴仆三星修为,即便水娃娃天生胆小,想来就算打不过要逃跑,铁甲虫王也是拦不住的。

一旦水娃娃潜入水里,众人就真的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就在众人犯难的时候,一道银光突然飞起,直朝礁石上的水娃娃罩去。

“天呐?!那是魂器?是魂器!!!”

众人诧异不已,纷纷朝骆銘轩看去。

刚才那道银光,正是从骆銘轩手上发出!

妖宠大陆上的武器,被人们划分为了四个等阶,它们分别为:凡兵,魂器,魂宝,真灵之宝。

一般世俗军队里使用的,都为凡兵,凡兵里最高级的,为玄铁制成的各种武器,可以说是削铁如泥,坚不可摧。

而魂器,则是由妖兽材料和名贵矿产,经炼器师之手,制作出来的、只有用魂力才能驱使的一种武器。魂器威力巨大,根本不是凡兵能够比拟的。凡兵能脱手飞出吗?凡兵能由人的意念随意控制吗?凡兵能发出各种威力巨大的法术么?

所以说,魂器乃是每个宠师都希望拥有的武器,但实际上,并非每一个宠师都能拥有一件魂器,魂器制作之难,材料之金贵,已经决定了它的稀少性。

一般而言,没有背景的宠师,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是根本没钱去买魂器的,只能等修炼到高阶,累积够资本后,才会去买一件像样的魂器。

至于魂宝与真灵之宝。

那更是遥不可及的神秘宝物,此时暂且不提。

遂许多初入宠侍的修炼者,大部分都还在使用凡兵,鲜少有人配备了魂器!

此时从骆銘轩手里飞出一件魂器,众人自是惊诧。

而唯一没有表现出异样的,只有骆星河。

不是说他对魂器不好奇,而是他早就知道骆銘轩手上有一件魂器了,这也正是那天晚上说服他与骆銘轩合作的关键所在!

骆星河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那道银光,同时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就让我看看,你是否值得我骆星河冒险与之合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