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出了杜涛的房间,杜木没有一刻停留,直接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门,就见玲儿和青青两人正弯腰收拾着房间里的东西,刚刚杜涛拉着杜木走的太快,况且主子谈事下人也不好跟去听,所以两人就只好先回了杜木的房间。

“少爷,你回来啦。”玲儿眼尖的第一个发现了进来的杜木,然后便急忙的放下了手中的抹布,也顾不上自己手上的灰尘,上前拉着杜木洁白衣袖,便急切的问道“老爷他没有怪罪你吧?”

玲儿却是以为杜涛会因为杜木在演武场中画画而怪罪杜木。

“唉,当然没有啦,你人见人爱的少爷我,怎么可能会被人骂呢。”杜木虽身体虚弱,但看到自己最喜爱的两个小侍女却仍是想逗逗她们,先是作出了悲催的脸色,然后再来了一个语气神态大转折。

“坏少爷,我关心你你还这么作弄我,不理你了!”玲儿被杜木这么一吓,心情是跌宕起伏,等回过神来对着杜木的手臂就是轻柔的一拍,撅起嘴哼了声,转过身拿起抹布就又开始了清洁工作。

“呵”杜木见其耍起了小脾气,轻笑了声,也没在意,而是转头去看青青,往常青青虽然不多话,但一见到自己过来,却是会主动围过来的,但现在却迟迟不见她。

“青青,你怎么了?”杜木一转头,却见青青正脸颊泛红的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大眼中的情意混杂着不可抑的羞意,就像快要凝结成水,将杜木狠狠的淹进里面一样。

“嗯没,没事。”青青正不知想着什么出神,猛的听见杜木在叫她,立马条件反应般的答应了声,然后才回过神来,见杜木正疑惑的看着自己,俏脸马上变的更红了,就像要滴出血一样,低下头,青青支支吾吾的答道。

“哦,好了,你们两个不要打扫了,去给少爷我准备一桶热水,少爷我要洗个澡,然后好好休息休息。”杜木见青青不肯说,也就不再勉强,吩咐了声,便兀自向着自己舒适的大床走去,今天真的太累了,体力透支的太多,精神也因为被杜涛击毁了附身的御风虎而有点萎靡,现在他急需休息。

“哼”玲儿听了,对着杜木又是一声娇哼,但还是拿着抹布出了房间,去准备热水,而青青,在杜木转过身背对着她时,不经意的撇了一眼木桌上摆放着的一副画,轻咬了咬嘴唇,再次看了杜木的背影一眼,然后才低着头出了房间。

第二天下午,潘阳城大街上。

“少爷,你真的要去外面的秦淮大漠中历练吗?”玲儿和青青一人一边走在杜木的身旁,想起中午少爷起来后便去找了老爷和夫人,虽夫人不在,少爷的目标没有达成,但两人却是知道了自家少爷将要去危险的秦淮大漠中历练,这让两人很是担心和不舍,两人都无修为在身,自然不能跟着杜木去秦淮大漠,怕拖后腿。

“是啊,少爷我既然已经将神功练成,自然要去试试手脚。”杜木摇着手中的扇子,满不在乎的回道。

“可是,秦淮大漠中有很多的妖兽,去里面会很危险的。”这次杜木的决定实在出乎了两个小侍女的意料,连一向话少的青青都忍不住劝道。

“可是”

“别可是了,诺,凤来楼到了。”玲儿和青青两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杜木却却猛的一收手中之扇,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有着两层的楼房打断道,说完,没给两个小侍女再次开口的机会,杜木径直的快步走向了凤来楼。

本来杜木是想着今天就去让娘亲同意他去秦淮大漠中历练的,但昨日实在太累,以至于等到今天杜木醒来时,已经是大中午了,杜木的娘亲早就吃过了午饭,约着与李城主的夫人一起去喝下午茶去了,没法,对于外面的世界已经迫不及待了的杜木只好追着自己娘亲的脚步来到了这凤来楼。

凤来楼作为潘阳城内最大的茶楼,里面的环境和茶水自然也不是吹的,每一天这凤来楼都基本上是处于爆满状态,商人,修士,或者是像杜木娘亲那样的贵妇人,在这茶楼里都应有既有。

杜木三人进了凤来楼,没有管周围茶客们探寻的目光,而是径直的走上了二楼,这凤来楼的一楼算是大厅,里面龙蛇混杂,各路来人都有,若是想要打探消息,这一楼绝对算是个好地方,但杜木的娘亲又不是来探听消息的,所以,她自然不会坐在这吵杂混乱的一楼。

“这个少爷打扮的人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这就是那个将军府的武废人杜木。”

“哦,原来是他啊,出生时带有异象,结果却是个连淬体境都突破不了的废物。”

“嘘,小声点,别被听见了,杜家捏死你就跟捏蚂蚁似得,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切,一个好运气生在了贵族家庭的废物罢了。”

杜木走在楼梯上,因为修炼了化生决而灵敏了很多的耳朵不时的接收到诸如此类的交谈声,但杜木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因为他会用事实来证明,今天,包括整个天下说过这些话的人,是有多么的愚蠢。

凤来楼的二楼,并不像一楼那样只摆了几十张木桌子,而是将整个二楼划分成几个小单间,就像是杜木前世地球上的vip包厢一样,能进里面的,非富则贵,要不就是有着大修为的修士。

杜木不知道自己娘亲在哪个单间,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担心,果然,一进二楼,杜木便听到了他娘亲开心的大笑声。

杜木带着两个小侍女顺着声音到了靠里面的一间单间门前停下,听着里面传来的女人们的说笑声,杜木抬起手敲了敲门。

“谁啊?”听见敲门声,里面安静了下来,然后又传出了一声好听的询问,但杜木却肯定这不是自己娘亲的声音。

“我杜木。”虽然不知道问话的人是谁,但杜木还是回道。

“木儿,你怎么来了?来,快进来。”不一会,单间的门便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的轻熟女,容貌不算太美,但身材却是一级棒,这正是杜木的娘亲北兰。

“诶”杜木应了声,便被北兰拉进了单间,至于玲儿两女,自觉的将单间门带上,一人一边守在了外面。

单间里,一张比平常的大了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圆木桌摆在正中心,而4个衣衫靓丽的美妇人或端正,或随意的坐在圆桌旁边,来的时候杜木没想那么多,现在见此情形,杜木倒是不敢说出自己今天的来意了。

“哟,兰姐,这便是你的宝贝儿子杜木吗?长的真俊俏。”北兰还没说话,一个随意的单手在桌子撑着脑袋的美妇人便先开了口嘻笑的说道。

“那当然,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儿子,哼哼。”北兰听了自己好姐妹的话,帮杜木整理了下衣领,颇是自豪的说道。

“那小木木,你今天来这找你娘亲是想干嘛啊?”那美妇人笑了笑,接着又对着杜木问道,那双水汪汪的大眼,就像是会说话一般,一眨一眨的看着杜木,勾的他心湖荡漾,让杜木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声少妇是最美啊!

“咳咳,诸位姐姐好,我来这主要是为了找我娘亲商量一件事,额,娘,我们出去说吧。”杜木在这个世界经历了1岁到18岁的全部历程,装嫩这项技能,早已练的滚瓜烂熟,此时他脸上故意流露出一丝不好意思,装作因为这美妇人的勾人模样而局促不安的对着众女抱了抱拳,道。

“咯咯,小木木真会说话,那你们两个快去快回吧。”杜木的一声姐姐将众女叫的心花怒放,咯咯笑着放过了杜木。

“嗯嗯”杜木连忙应了声,拉着北兰便出了房间,门口的玲儿两人见是夫人出来了,连忙中规中矩的施了一礼,连玲儿都装作了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对着北兰甜甜一笑开口道“夫人好。”

“嗯,起来吧”北兰也是笑着回道,对于这两个小侍女,她还是很喜欢的,都很乖巧可爱,接着,北兰又转过头看向杜木,但脸上的笑容却收起了。

“我知道你今天来是想跟我说什么,但我告诉你,没门,别以为自己会了点法术,可以重新修炼了,就能够出去闯荡了。”

北兰一反刚才的温柔,很是霸道且决绝的对着杜木说道,这反差,让杜木都是吃了一惊,北兰从小到大好像还没有这么对他说过话,对杜涛这样还差不多,而且如果是杜涛同意了的事,那北兰一般都不会反对,今天为何反应如此激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