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杜涛低沉的声音突兀响起,让杜木的脚步一顿。

“我?我是你和娘的儿子啊!”杜木沉默了几秒,这才挂着几抹微笑开口带着点温馨的回忆道“当我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你,还依稀记得,当时你像是抱着珍宝一样将我抱在怀里,完全没有一个大将军该有的样子,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将嘴角咧到耳根,不时的发出哄小孩子的怪异声音,原本应该凌厉非常的眼睛里,充满的却是欢喜、疼爱和幸福,而在之后的日子里,虽然你对我很是严厉,不苟言笑,但我知道,你到底有多么的爱我,爱你的这个儿子,杜木!”

“呵呵”背对着杜木的杜涛听完杜木的讲话,不自觉的发出了笑声,似是想起了什么令人开心的事。

“是啊,你是我镇边大将军杜涛的儿子杜木,以前我跟天下人一样,认为你不能修炼,但如今你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颠覆了我的看法,你在外面那人吃人的世界也具备了一丝自保之力了,如此,你便出去看看吧。”

“爹?”同样背对着杜涛的杜木猛的一听到杜涛的话,开始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这才转过身看着杜涛的背影惊疑的叫出了声,然后开口问道“爹,你的意思是让我出去闯荡了?”

“我杜涛的儿子,不是废物,如果连外面什么世界都没有见识过,又如何能够变的更强?”杜涛淡淡的声音响起,在月光的照射下,那霸气的背影加上这样的语气是何等的装比,但现在在杜木的耳朵里,却比天上的仙乐还要动听。

“谢谢爹!”杜木一脸欣喜急切的道,没想到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也别怪你娘亲,她不让你出去闯荡,是有着她的理由。”杜涛这时还是没有转身,双眼仰望着夜空中悬挂着的圆月,口中道。

“我懂的,娘亲是不想我出事。”杜木压下内心的喜悦,点点头认真的道。

“知道,那便好。”

“好了,你去吧!”

杜木看着杜涛有点萧索的背影双膝猛的一跪,弯下腰拜了拜。

杜木来自于前世的那个无神论主导的自由世界,来到这个世界后,杜木不拜天,不跪地,不信仙,不礼佛,唯有生下自己,养育自己的父母,能让他下跪。

“噗”伴随着布袋砸落在地上的声音在杜木拜下的脑袋边突兀响起,地上的灰尘猛的一扬,将杜木吓了一跳,抬起头看去,却是一个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黑不溜秋的难看小布袋落在了自己旁边。

“爹,这是?”杜木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布袋了,杜涛的腰间便一直栓着一个,杜木还曾暗暗鄙视过那个布袋的难看,暗讽带着它就跟六袋长老似得,向杜涛询问为何一直带着这个难看的布袋,杜涛却笑而不语,现在杜涛丢给自己一个一模一样的布袋,却是不知道是何意思。

“这是一个虚弥纳介袋,里面有着10立方米的空间,可以存放一些物品,现在便归你了。”

虚弥纳介袋?可以存放东西?空间装备啊!杜木拿起地上这个原先自己看不上眼的难看布袋,眼中闪烁着兴奋,在前世,杜木还在学校时,也没少看小说,对于小说中的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的空间装备着实很是向往,现在自己终于得到了。

“用你的神识便可以存放或取出物品,你若是怕这虚弥纳介袋被人偷了去,也可以用神识在这上面设下禁止。”杜涛淡淡的声音再次传来,将杜木从兴奋中吵醒。

“谢谢爹。”

“我说过,我杜涛的儿子,不是废物,所以,如果你闯不出什么名堂,就别回来了。”仍是淡淡的语气。

“是,我一定会让天下人都知道,我杜木,是一个他们无法企及的超级天才,我杜家三代,都是数一数二的天下英豪。”杜木重新站了起来,站的笔直,昂首挺胸豪气冲天的大声吼道。

“哈哈,好,你去吧!”杜涛的语气终于变了,有点自豪,又带着一些缅怀,他转过身,面对着杜木,上下打量了眼,神色复杂的道“外面不比潘阳城,你要小心点。”

“那你和娘亲也要保重。”

“嗯”

不再废话,杜木将背后的包裹解下,左手拿着虚弥纳介袋,右手拿着包裹,心念一动,包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将虚弥纳介袋在自己的腰带上栓好,杜木对着杜涛又是弯腰一拜,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快步走远。

原地站定的杜涛看着杜木渐渐消失的背影,眼神有点恍惚,过了盏茶功夫,杜涛才回过神来,接着便消失在了街道,只留下一句喃喃的话语。

“也不知你能不能将我们没走完的路走下去。”

此时正值深夜,人们修炼的在屋里修炼,睡觉的在屋里睡觉,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寂静的可怕。

“哈哈,终于可以出去看看了。”

一个男子兴奋的声音猛的响起,接着,便见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但却没有蒙面的17、8岁的青年快速奔跑而过,看其布满兴奋的脸,不是杜木又是谁?

本来杜木都是准备走着出城的,但心里却着实按捺不住了,腿下控制不住,便跑了起来。

一只橘红色的壮实马匹被栓在一家酒楼的门前,此时像是被杜木奔跑的声音所惊醒,一个激灵站起了身,竟对着杜木吭吭的叫着,四个马蹄子也是不安分的乱踏着。

“嗯?”被马匹奇怪的状况吸引,杜木停下脚步疑惑的发出了声鼻音。

“是那只马匹。”定眼一看,这却是昨日那个大隋公主的马匹,当时杜木扣留了这只马,却没多管,任由它留在了这儿,而这潘阳城里的人,都不敢要这马匹,怕得罪了杜木,甚至于这个酒楼的老板还将这马栓好,防止它逃跑,怕杜木回来要时找不到会拿他们出气,如此,这马便一直留在了这儿。

“哟,你是想让我带你去找你的主人吗?”才被杜涛批准出境,杜木现在的心情很是不错,见马匹的样子便随意开口打趣道,谁知,这马匹听了杜木的话,竟更加激烈的扭动,像是在回答杜木。

“看来真是匹好马,竟有灵性。”杜木见状一惊,接着眼珠子一转,走过去解开了拴着马的绳子,用手抚了抚它的马头,道

“走吧,我带你去找你的主人去。”

刚说完,这马便安稳了下来。

“呵”轻笑了声,杜木一个翻身上了马,伴随着着哒哒的马蹄声,在守门侍卫怪异的目光中,杜木顺利的出了潘阳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