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船停泊在罗弗敦群岛的码头,早有一干狼人迎了上来,也有人飞报族长。雅拉陪着东方一叶等人走下船来,身后的十几名船员也随之走下来。经历了海上的几番磨难,大家身心俱疲,但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容,毕竟是劫后余生,心中的疲态皆一扫而光。

两名狼人首领迎了上来,雅拉大笑着与他们拥抱在一起,随后又将东方一叶等人引见给大家,彼此客气了几句后,在他们的带领下,众人直奔狼族的族地而去。东方一叶敏锐地感觉到,岛上的狼人首领和其它狼人一样,虽然面带微笑,但眉宇间却似有着一丝沉重的意味。

狼人的议事大厅中,族长阴沉着脸坐在正中,看着众人走了进来,并没有雅拉想象中那样高兴地起身相迎,反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雅拉并没多想,高兴地上前施礼道:“我王,我终于活着回来了。”

族长点头道:“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受苦了,快下去休息吧。”

“我王,此次回来,我还带来的一个大恩人,他叫……”雅拉急道。

族长摆摆手,打断他的话头,道:“你不必再说,我都知道,这位应该就是东方一叶吧。”

“正是。”东方一叶道。

族长的眼神一冷,喝道:“来人,将东方一叶等人拿下。”

大厅狼人齐喏一声,扑上前来,将东方一叶等人拿住。乌主、阿玉、阿娇一惊,刚要反抗,东方一叶使了个眼色,不许他们妄动。

“我王,这是何故?”雅拉猛抬头,惊道。

“雅拉……这……你先去休息,回头我再跟你解释。”族长看着雅拉,欲言又止。

“还不快给我绑上!”一个首领喝道。

“慢着!”特使怒吼一声,双眉倒竖,走上前来。他眼中闪着怒火,沉声道:“人狼特使米拉索维奇,见过族长。”

族长一怔,双眉一挑,急忙站起身来。

“怎么,米拉索长老怎么会与他们在一起?”

米拉索特使在人狼一族中索来负责与狼人族沟通,私下里与族长关系也很不错。

“怎么?族长也想将我米拉索一起捆了不是?”特使冷哼道。

族长哈哈一笑,上前握住特使的双手,“老兄弟,这怎么可能,我还没有糊涂到那个地步。不过,老兄弟不在南方,怎么一声招呼不打,就跑到我的族地来了,还和这些异族在一起。”

特使脸色稍稍缓和一些,但仍然没有笑容,冷冷道:“还不是拜你那好手下所赐。”米拉索简单地将雅克兄弟截杀自己,以及买通佣兵千里追杀的事情说了一遍,语锋一转,道:

“我看你老哥的确是老糊涂了。”

族长脸色一变,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垂下了头,面带惭色。

“你贵为一族之长,居然不分是非黑白。东方一叶救你族人,不但不是你的敌人,反而是族内的恩人,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特使厉声质问道。

“这……”族长老脸一红,讪笑道:“老兄弟教训得是,不过此事说起来话长,不如这样,兄弟先行休息,我们晚上再议如何?”

“你……”特使大怒,立时便要发作。

东方一叶忽道:“米拉索大哥息怒,我看族长似有难言之隐,此间人杂,不如稍后再说。”

族长转头看向东方一叶,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你……咳,你真是糊涂。”特使跺脚道。

“来人,先将东方一叶等人收押,不可慢待。”族长下令道,随后轻声对特使道:“兄弟先行休息,晚上老哥自会给兄弟一个交待。”

狼人族的囚室就在族地之中,因是关押本族犯错之人,所以只是限制自由的地方,并不象人类监狱一般戒备森严,只是几间装有护栏的房子,门外有两名狼人把守。因为族长叮嘱过,所以众人都在一起,并没有分开关押。

房子里面,也十分干净,虽然只有几张简单的木床。东方一叶坐在一张床上,闭目沉思。阿玉、阿娇和其余弟子也静静地坐在墙角调息,他们并不担心目前的处境。跟随东方一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对这位师傅有着近乎盲目的迷信,既然师傅没有说什么,他们自然也是一声不问。

只有乌主,在屋内焦急地来回踱着脚步,天色渐渐变暗,已近黄昏。

终于,他忍不住来到东方一叶近前,道:“东方先生,你难道一点也不着急?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东方一叶叹息一声,睁开眼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

“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原因很简单,我们回来得晚了。”

“你是说……”

“如果我没有想错,在我们回来之前,雅克他们已经攻陷了族地,族长此举,定有难处,想来无非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雅克等人的手上,关押我们只是无奈之举,并不是族长的本意。此刻,我虽然猜不到为什么雅克没有取而代之,但却知道,今夜之前,所有的谜底自然会揭开。”

“那他们会不会杀掉我们灭口?”乌主忧道。

“我想不会。一则若是要杀掉我们,刚才就会动手。二则我们这边还有特使,看刚才族长的表情,雅克并未将此事告诉族长,人狼与狼人本是同宗,特使的解释会比我们有用得多,眼下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东方一叶表情淡然,不急不慌。乌主的心也渐渐地静下来。

忽然,窗外传来一阵争吵声,一个熟悉地声音厉声喝道:

“你们难道不认识我了,如果再要阻拦,休怪我不客气!给我打开!”

开锁声响,门砰然撞开,雅拉一脸怒容冲了进来。他大踏步走到东方一叶的面前,拱手道:

“东方先生,对不住了。此地不是先生久留的地方,请随我走。”

东方抬头,缓缓道:“雅拉首领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雅拉沉声道:“我在码头准备了一艘快艇,驾船的都是我的手下,他们对东方先生也是敬佩有加,由他们护送大家离开,不会有问题。”

东方一叶微微一笑,道:“我们若是一走,雅拉首领可就犯下了重罪。”

雅拉急道:“东方先生千万不要这样说,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若无先生相救,我们早已葬身大海,哪还有命在。况且我们都是本族的勇士,即使触犯族规,也罪不至死,先生还是快走吧。”

东方一叶摇头道:“雅拉的情义,东方心领了,但我们不能走。”

“先生你……你切莫再担心我雅拉的安危,好不好。”雅拉顿足道。

东方一叶长身而起,拍了拍雅拉的肩头道:“你多虑了,也不全是担心你,而是担心你们族长。”

“我王?”

“是。族长见到我们,表现异于常理,定有隐情,若我们一走了之,狼人一族恐怕会大难临头。”东方一叶沉声道。

“雅拉首领若真想帮我,倒真有一事相求。”

“东方先生请讲,雅拉会尽全力。”

“那就请带我一人去见族长。”

“什么?这……”雅拉一怔。

“相信我,此事十分重要。有些事情我一定要面见族长才能弄明白。”

雅拉踌躇片刻,断下决心。“好,什么时候?”

“现在!”

狼人族的议事大厅内,米拉索特使脸上带着怒意,坐在一边。族长摒退众人,来到特使的对面,坐下来,长叹一声。

特使怒道:“你叹息什么,关在这里的又不是你。”

族长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道:“兄弟不知道老哥我的难处。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你可知道,你那莫尼卡侄女已落入雅克兄弟和异族的手里了。”

“什么!”特使惊道。

“我怎么会骗你。”族长脸现愁容,这才将岛中所发生之事详述了一遍。

特使脸上怒容消散,他低头思索片刻,抬起头来,沉声道:“老哥,你糊涂呀。”

“雅克与异族勾结,图谋不利,所谋极大,远不是眼下这点要求,如果一味退缩,我怕狼人一族会有大难。”

族长道:“这一点我想过,不过眼下又有何法,若是不依他们的要求,莫妮卡有个三长两短,我又怎么对得起你那死去的嫂子。”

“哼,这个可恶的雅克兄弟,狼子野心,竟然做出这样背族之事!”特使恨道。

族长的眼中也闪过一道凶光,双拳一紧。

“我倒有一法,不知两位想不想听一听。”门外朗声答道,东方一叶和雅拉走了进来。

族长一惊,特使却是一喜。

“雅拉,你想干什么!”族长面容一沉,喝道。

“我王,先请东方先生一言,雅拉自当领罪。”雅拉俯首道。

特使却哈哈笑道:“老伙计,你先别发火,这东方一叶是我的异族兄弟,你可不能发彪哦。”

“米拉索,你怎么会和异族结为兄弟,这可不是狼族的传统呵。”族长异道。

“嘿嘿,这件事也说来话长。不过,我这位兄弟可不得了,此人智计过人,谋事多变,你老哥难题不解,不妨听听东方兄弟怎么说,对你又没什么坏处。”特使冲着东方一叶打了个眼色,意思是放言直说,不必保留。

族长面沉如水,坐了下来,也不让座,沉声道:“那好,讲。”

东方一叶不以为意,淡然说道:“方才在门外,族长之言我已听明白。雅克和佣兵组织结盟,想要借外族之力收复狼人族,向族长提了三个条件,除了第二个暂时作罢,另外的两个族长都已答应。而这两个条件其实都与东方有关。”

“怎么说?”族长冷冷问道。

“族长有所不知,东方一叶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中华商会总会的总教头。”

特使向族长点了点头,证明东方一叶所言属实。族长脸露异色,中华商会与狼人族虽然没有太多交集,但其影响力还是有的,此人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总教头的位子,足见有点斤两。

东方一叶又道:“若族长真得做到了他们提出的两个条件,我想不但不会对狼人一族有所助益,所而会为本族引来大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