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那魔物,真是宋喜,楚枫可不能不管不顾。

哪怕他已经犯下了滔天大错,可楚枫至少也要阻止他,不能让他继续犯错下去。

想到这里,楚枫问道:“前辈,可否带我去那里。”

“楚枫,你是要去找那魔头?不用的,我们刑罚堂可以处理。”楚刑地说道。

“前辈,实不相瞒,那个魔头,可能是我朋友。”楚枫如实说道。

“你朋友?”听得此话,楚刑地与楚刑人二人的眼中,皆是涌现出诧异的目光。

他们显然都没有想到,那样惨无人道的魔物,会与楚枫有所关联。

不解之余,楚刑人问道:“楚枫,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楚刑人的质问,楚枫同样没有隐瞒,而是把实情告诉了楚刑地和楚刑人二人。

楚枫很清楚,他若想救宋喜,就必须实话实说。

果不其然,听得楚枫的话后,楚刑地和楚刑人的目光,倒是缓和了不少。

至少,对那所谓的魔物的敌意,没有先前那么重了。

“若真是这样,倒是情有可原。”

“反正此事也要处理,若是真的只交给他们,我倒是有些不放心。”

“二哥,那我们就带楚枫去看看吧。”楚刑人对楚刑地说道。

“好,既然此人与楚枫有关,那我们倒也不能放任不管了。”楚刑地点头道。

“多谢两位前辈。”楚枫抱拳道谢。

楚刑地和楚刑人,态度的转变很大,而楚枫很清楚,他们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态度转变,完全是给楚枫面子。

“楚枫,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道谢的话便免了吧。”楚刑地笑着说道。

随后楚枫便与楚刑地以及楚刑人,向那魔头目前所在的区域行去。

其实,那片区域距离元海神山并不是很远,也正因如此,楚枫才觉得那个人可能是宋喜。

也正因为距离不删恩怨,所以楚枫三人,倒是很快便来到了那片区域。

这片区域,已经被一道磅礴的大阵所封锁。

且在大阵下方,还立着一根根,高达百米的黑色柱子。

看来,那大阵并非人为布置,而是特殊的宝物,那黑色的柱子,便是宝物。

并且,不仅那些宝物上面,刻写着刑罚堂三个大字,甚至那磅礴的大阵之上,也刻写着刑罚堂三个大字。

“楚氏天族的能量,还真是不容小觑。”

此刻,就连女王大人,也忍不住发出惊叹之音。

她之所以惊叹,正是因为那些高达百米的黑色柱子,那样的宝物应该有很多个,绝对不止眼前所见这些,而应该是围绕着整个大阵。

正是这些宝物,汇成了这道磅礴的大阵。

但是这座大阵,实在太大了,覆盖面积,足有上千个九州大陆那么大,覆盖了无数山河,甚至海域,可想而知,这阵法覆盖的疆土,是多么的浩瀚。

如此辽阔的土地面积,哪怕多位强大的界灵师联手,也要多日才能做到。

可这种事情,单靠这些阵法便做到了,由此可见这至宝的厉害。

但这座阵法,绝对不止是覆盖了一片磅礴的土地这么简单,它的防御力也是非常强横的,怕是武仙巅峰,也无法将其轰碎,唯有尊者才能破开。

进入阵法之内,一路飞行,楚枫看到了多个城池,那城池安然无恙,可是城池之内,却是死寂一片。

不用介绍,楚枫也是知道,那些都是遭受危害的城池。

只不过被害的遗体,楚枫却并没有看到,可能是已经刑罚堂的人安葬了。

“刑地大人,刑人大人。”

进入阵法没有多久,便有刑罚堂的几名成员飞掠而来,靠近后便赶忙半跪于虚空之上,施以大礼。

看的出来,楚刑地和楚刑人,在刑罚堂的地位,的确是不可小视。

只不过这些人,却也是时不时的看楚枫一眼,那种目光,有些复杂。

“楚枫乃是我楚氏天族之人。”楚刑地说道。

“这么说来,楚枫他…真的是楚轩辕大人的儿子?”刑罚堂的几位成员,几乎同时问道,目露又惊又喜之色。

“嗯。”楚刑地点了点头。

听得此话,那几位刑罚堂的成员,严重惊讶减退,取而代之的,乃是狂喜的目光。

看的出来,他们对楚轩辕,似乎也是有着特殊的感情,至少从他们的反应,楚枫看的出来,这些刑罚堂的人,对自己似乎都很有好感。

“看来楚氏天族的人,也都并非那么惹人厌嘛。”

看到刑罚堂的人,一个个得知楚枫的身份后,就如同看到了亲人一般,就连女王大人,也是忍不住夸赞起来。

“这可能就是有什么样的主人,便有什么样的属下吧,正法叔叔那样的人,他所挑选的属下,定然也是少有人渣。”楚枫说道。

此刻,楚枫不仅是对楚轩正法,以及楚刑地,楚刑人,楚灵溪等人有好感。

楚枫对整个刑罚堂的印象都很是不错。

“还有一个好消息,楚枫很快就会成为我楚氏天族的族人,他的废子身份,副堂主大人会解决。”楚刑地说道。

“若是那样,可就太好了。”

听得此话,刑罚堂的这几人,则更加高兴。

而楚枫的心中,对楚轩正法的感恩,也是又增添了许多。

他能感受到,想要解除废子的身份,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可是楚轩正法,却愿意为了楚枫,去做这种吃力而不讨好,甚至要得罪的人的事,这更加说明,楚轩正法对楚枫,当真是真心实意。

“好了,说说此处的情况吧,那个魔头,抓到了吗?”楚刑地问道。

“两位大人,我们已经与那魔头交锋了两次,可是那魔头比我们想象的要强,与他遭遇的人,全都身负重创,就连空讯大人,也是负伤了。”

“还好你们来了,不然我们也正准备向堂内请求兵力援助呢。”刑罚堂的人说道。

“竟然连楚空讯都对付不了它?看来我们还真是小看了那个家伙。”听得此话,楚刑地与楚刑人,也是面露惊讶之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