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仙现在的心情很是忐忑,紧张,不安!

因为他现在在万丈高空飞着,还在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抓着的。

在风中凌乱着……

白小仙也是觉得莫名其妙的,之前一道怒喝声完全震懵了白小仙。

白小仙也是欲哭无泪:永和前辈,你坑队友啊有木有啊!

正是永和法师的一声怒吼,震晕了白小仙,然后白小仙毫无抵抗力的就被抓走了。

现在白小仙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抓住,飞在空中!甚是恐惧啊!

看着身形巨大的雕凤,白小仙心里暗道:“这货不会吃人肉吧,要是吃人肉的话,我还不够他撒牙缝。”

雕凤直接把白小仙带到一座巨大的岛屿上,而岛屿中有一栋和雕凤体型差不多大的小洋楼。

白小仙看着这小样楼也是沉默不语。现在的妖怪也是融入了现代社会啊!

雕凤落地,把白小仙放下。妖兽放人怎么放,无疑是随手一扔!

白小仙真是快哭了,太粗暴了!还好白小仙的肉身比平常人稍微好点,只是擦破点了皮。没有受多大的伤害!

旋即,光芒一闪。原本体型巨大的雕凤化为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阴测测的对着白小仙道:“你师傅吃了我的烤肉,要怪就怪你师傅。如果你师傅不过来救你,我就把你吃了!”

白小仙冷汗直冒,我靠,这妖兽吃肉啊!

“呃,这位前辈……实话告诉你,我其实不是永和法师的徒弟!”白小仙为了自己的性命,不得不说出来实情。

“哼,还想骗我,之前那你为何会应我的话。”中年男子一脸不信着说道。

白小仙也是泪流满面,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白小仙肯定会把之前回应雕凤的自己抽几嘴巴子!人家说话,你插什么嘴啊!

事已至此,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把它熬过去!

“前辈,你想想堂堂永和法师的大弟子怎么可能是筑基修为呢,最差也要是结丹啊!实话告诉您,之前你看到那个梳着书生头型的年轻人没,他才是永和法师的大弟子!”白小仙为了劝说,无情把凌杰给卖了!

中年男子听了白小仙的一阵噼里啪啦的话,脸上浮现了动摇之色!

白小仙心中一喜,有动摇就可以了。白小仙准备趁热打铁,眼轱辘转了一圈后,继续开口:“前辈,不知你和永和法有师多大仇恨啊,我们可以坐下谈一谈,也许能化解误会也说不定呢!”

“化解!哼!”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眼中露出怨毒的神色,“不可能化解误会,他偷吃了我好不容易狩猎到的蛟龙!原本我花了许多天逮到了一条蛟龙,那条蛟龙里还有一丝真龙血脉,乃是大补之物!如果我吃了必定修为精进!**也可以进一步强化。可是永和那小人,趁我不在偷吃了我的蛟龙烤肉,还一下子吃光了!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

白小仙听了,也是汗颜,原来是一场吃货的战争,可是……为毛要带上我啊!

“嘿嘿,既然你不是永和那小人的大弟子,正好我有些饿了,不如就把你吃了!”中年男子目露凶光,狰狞的看着白小仙。

中年男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眼前的青年人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比海里的珍馐都要好一点!

白小仙被中年男子的话惊到了!果然,这厮是食肉的!

“前辈,别开玩笑,像你这种正直勇敢,善良的高人怎么会伤害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喽啰!”白小仙脸上强行露出笑容,而暗地里掏出一枚玉简,毫不犹豫的捏碎了它!

白小仙现在只希望元始天尊可以来的快一点!

……………………

在某处别墅的大厅内!

硕大的大厅空空无也,只有一把椅子在大厅中央。

而大厅里只有四人,三男一女!

其中男生里面有两位少年,另一位则是一名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脸上却是有一股敬畏之色!

中年男子敬畏之色正是对于他面前的一位美丽女子!

那美丽女子一袭黑发垂在腰间,明亮的大眼睛熠熠发光,洁白的衣裳和黑色的长发成为两个极端,反倒是有种异样的美丽。

凌杰看向那女子,眼中也是爆出精光,显然被女子的容貌给惊艳到了!

中年男子见气氛尴尬,上去一步道:“元始前辈,我已经派众弟子去寻找白小友了,实在惭愧,没想到白小友在我这里竟会遇到这种情况。”说完,永和法师看着面前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永和法师刚刚发完信息给元始天尊,过了几分钟,元始天尊就立马赶到了。而且还是空间移动!要知道只有天赋极佳的伪仙才有可能领悟到空间之力!

永和法师十分清楚,元始天尊还没有渡劫,没有到达伪仙那一层次。但是居然掌握了空间之力,还运用如此娴熟!真当是恐怖如斯啊。这天赋是极其的可怕啊!

半响后,见元始天尊没有任何反应,永和法师准备继续道:“元始前辈请放心,我一定还你一个完整的白小友,我…………”

本来永和法师还想继续说下去,元始天尊突然打断了永和法师的话,朱唇微微扬起,道:“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了,我们走!”

旋即,元始天尊拉起永和法师的衣襟,身形一闪。永和法师和元始天尊神奇的凭空消失在了大厅里,之留下一脸懵逼的凌杰和任小良。

任小良眨巴眨巴眼睛,疑惑的向凌杰问道:“凌师兄,前辈们怎么突然消失了!”

凌杰还没在师傅和那位十分漂亮的女子突然消失的错愕中缓过神来,根本就没听见任小良的疑问!

任小良见凌师兄不回自己,不由语气加重了几分,重新问了一遍。

“啊?”凌杰的思绪被任小良打断,咦了一声,然后回答道:“我也是不知道,大概他们去救白小友吧!”

“哦”任小良哦了一声,便沉默了。

不过,此时的凌杰心里则翻起惊涛骇浪,这是要多么厉害的修为才能凭空消失啊!

………………

“等一下!”看着雕凤欲要吃掉自己,白小仙由于大叫了一下。

“又怎么了!”雕凤停下了,有点不耐烦的看着白小仙。心中暗道:反正是要死的了,就看你死前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前辈,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在永和法师那里吗?”白小仙一脸严肃,脸板的紧紧。

“你不是他弟子吗,肯定在那里了!”雕凤冷笑一下,欲要继续行动!

“错!我不是永和法师的弟子,我在永和法师那里是去历练的,我爸和永和法师是熟识,所以才让我去永和法师那里的!”

“哼哼……”雕风一脸不信。

“前辈,你要是吃了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父亲可是渡劫期的修士!”白小仙露出“我可是有强大背景的”神色。

白小仙心中嘀咕了一句,只不过我父亲他老人家在闭关而已。

雕凤眉头紧锁,,思考了一会,咧嘴一笑,嘿嘿道:“如果把你吃了然后再逃走,谁能找到我?之后,我在找一处秘境闭关个千百年,谁还记得?要知道我们妖修的寿命可是比人类长的多了!”

白小仙听罢,心里一咯噔,暗道:“不好!”心里也是着急,元始前辈怎么还不来啊!

“所以,乖乖让我吃了吧!”雕凤面目狰狞,欲要吃掉白小仙。

白小仙彻底绝望了,自己看来要死在这里了,自己连恋爱都没谈过啊!!初吻都还在啊!

“竖子尔敢!”突然,一道震天怒吼响彻云霄,白小仙的耳朵再一次受到冲击,感觉大脑像被是铁锤砸到一般!

而雕凤脸色一变,身形暴退,喝道:“永和法师,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哈哈,你猜啊!”永和法师爽朗的笑声响起。

旋即,高空之中,浮现两道身影。那两道身影脚踏虚空,如站在地面一般。

这两道身影正是永和法师和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摸了摸绒耳,平静道:“永和,你这招敌我不分啊,把我耳朵都震的有点发痒了!”

雕凤眼神警惕的看着空中两人,隐约有股危机感!

白小仙从永和法师的震喝之中清醒了过来,看见空中的两人,脸上一喜,高喊道:“元始前辈,永和前辈,我在这!”

等元始天尊和永和法师来到自己身边时,白小仙挑衅的看了雕凤一眼,仿佛在说:看吧,我都说了我是有强大背景的,你!惹!不!起!

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