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骄阳刚出,众人做好准备,来到北门,准备前去阴尸山。自由城城主朱立成早已等候多时,见众人迎了上去,大长老和各族长老抱拳作礼。朱立成亦还礼“林川兄,各位五族长老,此去阴尸山查探,定要小心行事。若发现危险及时退回,再做打算,切不可意气用事。我在自由城等待各位凯旋而归。到时咱们一醉方休。”

“多谢,朱城主,待事成功,定要打扰几日,尝一尝自由城的美酒佳肴,我们人数众多,到时候城主不要心疼就好。”大长老林川笑道。

“哈哈哈。美酒佳肴到时管够。各位再会!”朱城主笑道。

大长老抱了抱拳,向五族同胞说道:“出发吧!”便带领着众人向阴尸山行去。

阴尸山,自由城往西北方向二百多里的方向,相隔荒原,乃北封之地尸河的发源地。因山上多产阴玉出名,此玉已死之人佩戴能保尸体不腐不化,因此得名阴尸山。几千年前一代至尊大帝极道天,更是再此群山之中,击杀魔神九灵。九灵扶诛,但那一战惊天动地,两人一场大战,阴尸山生灵死绝,又因被魔气感染千年以前竟寸草不生。当年极道天诛杀九灵魔神之后,又创建自由城后,自由城内便有一规矩,阴尸山山脉十里之内不得进入。但凡之后不管人畜只要进入都从未出来过,从此便无人敢来此地,没想到,几千年之后,阴尸山竟然又现魔踪。

众人一路快马加鞭,终在中午时分赶到,望着这黝黑黝黑的群山,山顶上空积压的黑云,一股阴沉沉的感觉袭击,大长老望着前方的山脉,紧了紧眉头,果然有不好的感觉。这阴尸山给他的感觉,阴冷黑暗,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气还有魔气。大长老下马说道:“山路陡峭,座骑就先留在这里吧!我们徒步上山,会更快一些。”众人下马,跟随族中长老一起出发向阴尸山行进。

“林川兄,感觉不太妙啊!昨晚上朱城主对我们说他收到高人警示此地大凶,现在看来倒不是他危言耸听。自从来到这山下,我便有种不好的感觉。”雨族长老道。

木族长老林川在五族同来的所有人中修为最高,于是便被推举为此次行动的负责人。另四族长老从旁协助他!“是啊!叫大家小心戒备。各族长老,高手做好准备。不要让族内晚辈受到什么伤害!大家不要走散。先查探一番再做打算!”大长老说道。

“嗯,也只能先这样了!”说完便和各位长老一起向族人交代注意事项。

“事情不简单啊!林潇哥哥,会不会被那知天阁的神秘阁主说中啊!”林雪琪担忧道。

“不会有事的,大家到时候走在一起,小心戒备,若有异常,一起攻击!你不要太过于担忧,我会保护你的,别忘了,我答应你爷爷的。一根头发都不让你掉的。”林潇说道,林雪琪大为感动。只是他也有些不知所措,自从进入阴尸山那一刻,洞庭内的那颗红球一直震动不安,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就你这点修为也敢大言不惭!到时候可别吓得尿裤子就好!”炎云薇不知怎么每次林潇对雪琪关心时,她就心中不是滋味,出言讽刺。

“喂,小妞,这里有你什么事?你不去和你族人呆一起,老是跑我们这里来干嘛?我虽修为不高,但也不是你能比的!你要不服,我倒要领教领教你的荼毒神火,到底有多厉害!”林潇怒道。

“你。。。!!好啊,咱们打一场,谁赢了雪琪妹妹就归谁!敢不敢!”炎云薇反击道。

“咱们打归打,但雪琪不是赌注,你赢了以后我对你退避三舍,绝不出现在你面前,你要是输了,赶快回你族内,别出现在我们面前。让我清静清静。看着你烦!”说完便要拔刀。

林雪琪制止他,又对炎云薇道:“好了,你们整天吵来吵去,烦不烦!就你们这样待会若遇到强敌,怎么共同抗敌。谁再这样我要生气了,以后再也不理他!”两人不再多说,将心中火气压下,只得跟着众人向山上前进。

山路陡峭,而且越往里走魔气越重,众人只得用真气压制住滚滚而来的魔气!众人年青一辈虽然天资卓越!但一边要用真气镇压魔气,一边又要攀爬山路,一两个时辰之后,修为较弱的已经感到有些吃不消了!长老们无奈只得做出决定大家原地休息,一边服用一些丹药,一边调息,尽快恢复真气,而与此同时又决定几位修为高深的长老与随性来的护卫向前探路,找到魔族巢穴之后,众人再一起前去。探个究竟。

众年青一辈服下丹药,便尽快调息,将药力化开,真取早点恢复真气,一些长者和护卫则在四周戒备。一个时辰过后。有长老回报,发现阴尸山有一山谷中,魔气很重。似乎这山中魔气便是由其中散发出来的,而且里面血腥味极重!又过了半个时辰,出去打探的人都已赶回,年青一辈也调息完毕,众人拿起武器向那山谷前进。

不多时,众人赶到山谷,知道谷口,便能闻道一股极浓的血腥之味夹杂在浓浓的魔气中扑鼻而来。众人皱眉,年青一代之中有人甚至作呕!大长老眉头紧锁,这么浓的血腥味里面得死多少生灵才能散发出来啊!

大长老挥了挥手,让大家小心戒备,然后带头小心向谷内走去!谷内满地尸体,越往里走,死的越多。众人越是心惊胆战,死者都被砍去头颅,胸前被剖开心脏被人掏出。原本黑黝黝的山谷,此刻被血水染红。尸体上流出的血水竟汇聚成一片血海。

“嗒嗒嗒。。。”每踩一下众人心都揪着。这山谷中的尸山从服装上看,就算五族族人。宗人越走越难受。在这尸山血海之中,每走一步甚至都能感受到怨魂的哀嚎与哭泣。五族之中中年轻一辈看着这惨绝人寰的一幕,都泪流满面,有的甚至泣不成声,更有人呕吐不断。这些魔族真的毫无人性,不把他们杀光,玄荒大陆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招他们的毒手的!众人脸色发白,挤挤握着武器的手向里走去。

众人来到山谷尽头,只见一座祭台高高筑起,祭台上有一石盒,盖子已被打开。滚滚魔气就是从中散发出来的。祭下方有五个池子,以五星芝阵围绕着祭台。五个大池边上都竖有一石牌,上面分别写着金木水火土。而这大池子内血水像被煮沸的开水,不断翻滚着,随着血水滚动,不断有着头颅和心脏呈现在众人面前。

林潇此刻不知如何是好,脑部一直嗡嗡作响,体内的红光震动的更加激烈木羽苍龙突然惊醒,急忙传音道:“林潇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苍龙前辈。只是感觉洞庭内的那团红光要爆发出来一样”林潇急忙传音。

“别急,你先处理外面的事,估计有问题。里面那东西交给我,我来帮你暂时压制住它,不过可能会耗费我很大精力。接下来很长时间你就得一个人面对危险了”木羽苍龙再次传音给他。

“那一切就拜托前辈了”说完林潇神识便退了出来,小心戒备周围情况。

显然这里曾经祭祀着什么,而祭品就算五族族人的头颅,鲜血,心脏。混蛋,这种人神共愤的事,也只有魔族才做的出来吧!在大长老的示意下,一长老跃向祭台,朝那石盒中看去,脸色微微一变,又跃下朝大长老摇了摇头。大长老脸色很难看,对方是谁他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魔族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那石盒中所被祭祀的东西定是魔物!不过东西已取走,怎么还有如此滔天魔气呢?众人心中悲痛欲绝,这谷内五族族人的尸身加起来最起码有上千人,但和失踪数量还是对不上,比失踪的人少了很多,那剩余的人呢?都被抓到哪里去了呢?

“哈哈哈,贵客临门招待方式不周,请多多包涵!”一阵笑声打断了众人,只见一人从高空之上缓缓落下,站在那祭台之上,此人披着一件宽大的斗篷,把身体罩住,带着一面具,身材高大,而且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就知他修为深不可测。

看着这满地的尸身,和血池里翻滚的头颅。再看年青一辈苍白的面孔,和那绝望的眼神。大长老身体有些颤抖,紧紧握住手中的宝剑,对着祭台上那人怒喝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魔族?人类?妖族?做出这人神共愤的事,难道不怕遭天谴吗?”

那人眼神扫过众人,最后看向大长老:怜悯的看着他,阴沉道:“天谴?我连天都不怕,还怕遭天谴?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嘿嘿嘿。我当然是想要整个人间灭亡。哦不,我想要的是毁灭整个世界。”

大长老说道:“露出你的真容吧!虽然你该死,但我的剑侠不想死这等无名之鬼!不然你死了,这谷中之魂找谁复仇?”

只是那人听后哈哈大笑,讽刺道:“杀我?不不不,林川,你杀不了我!我知道你已是法相天地后期的高手,但你依然杀不了我!不但杀不了,而且你们都得留在这里!至于我取不取下面具又如何?反正你也快是将死之人了。让你看一看也无所谓,死前做个明白鬼。说不定你们之中还有人认识我呢!”随着他话音落下,那人真的缓缓拿下脸上的面具。

“你。。。你”随那人拿下面具,水族长老大惊,竟手指着对面,声音颤抖,说不出其余的话来,最后他仿佛用尽力气喊出来:“你是雨龙,三百年前雨族长老,叛徒雨龙,没想到你还未死!”众人随着他的话都巨惊。没想到三百年前的雨族叛徒雨龙不但未死,竟然再次做出这等事来!

“你想干什么,雨龙。你虽叛族而出,但你也是五族之人,为了祭祀魔物,你竟残杀五族同胞?”金族长老怒道,伴随着他们的话,那雨龙似乎在回忆过去,陷入沉思,过了片刻他笑了笑,甩了甩头,缓声道:“我就说么,定会有人认识我的。他们死的是有价值的,不能叫残杀。等到君主君临玄荒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他们死得其所了。好了,叙旧也叙完了,各位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就凭你一个人么?叛徒受死!”水族两位长老拔出宝剑狠狠回去,两道剑光斩向祭台,雨龙轻轻躲过道:“我一人当然留不住你们!出来吧!兄弟们!”随着他一声高呼,山谷两侧竟出现一百多人,隐隐有包围的架势。

“不好,我们被包围了,这事早有预谋”众人大惊,纷纷亮出武器,小心戒备。大长老环顾四周,最后又紧紧盯住前方的雨龙缓缓道:“贼人不但人数比我们多很多,而且高手众多,那雨龙成名三百年前时便已是法相初境,而现在更加强大,他交给我!金鹏大长老,你带领其余长老拦住对方法相天地境的高手,其余护卫挡住对方塑魂境以上修士。至于孩子们能战便战,战不过能逃就逃,逃出一个是一个。对方此次行动早有预谋。我等今日不知能不能活着出这阴尸山了!”

众人领命,随着雨龙一声长啸,山顶上的人都纷纷跃下,向众人杀来,金鹏大长老带领众法相境高手挡住对方法相境,众护卫也纷纷拦住对方辟海境以上的手下,双方厮杀在一起。各种法宝,刀光,剑影战在一起,只是对方人数众多,还是有一些高手突破阻拦杀向年青一辈。林潇等年青一辈也拿起武器,拼命厮杀,只是敌人高手太多,而年青一辈中除了林雪琪洞玄境,只有寥寥几人有反抗能力,其余众人不多时便已受伤。但对方似乎对这些年轻人直接生擒,并未痛下杀手。

雨龙在一块巨石上站者未动,大长老也未动!两人都紧紧盯着对方,雨龙看着下面的激战摇了摇头,十一对九,只是比对方多了两位法相境高手,双方竟打个平手,尤其是那金鹏大长老,此进族长老**玄功竟炼至第四重,身体竟成淡金色,再加上他白金真气护体,看上去竟如神兵降世,以一敌二也稳占上风,把两位同是法相境的高手打得节节败退!雨龙再也不能忍了,直接从巨石上跃下,浑身密布真气,向大长老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