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有吗!我不过是尊重大家的选择而已,怎么,难道他们就必须跟着你们?”莫问嘲讽的瞅了他们一眼。

“你···呵呵,怎么会,怎么选择,是大家的自由。”满眼阴翳的瞅了莫问后,转身对众人说道:“莫队长说的对,怎么选择,是大家的自由,不过,大家可要想清楚,他身边可是跟着恶魔,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恶魔出卖,什么死都不知道。”

说完,挑衅的瘪了莫问一眼。

“有愿意跟我的,站到我这边,我会带着大家离开。”莫问不理会他们的挑衅,开口道。

顿时,在场的人纷纷犹豫起来,瞅了莫问一眼,又望了那两个超凡。想要做出抉择。

最终,大家还是因为兰若与小云烟的缘故,选择的那两个超凡,仅有二十一人,站到了莫问一边。

见到这个情景,莫问也不生气,转头对着欧冶无忧等人说道:“你们呢?”

“呵呵,我啊···”欧冶无忧瞅了兰若,缓缓道:“我不相信她们,但我相信你。”

“我们也相信你。”易中天,江陵和姜玲钰纷纷开口。

莫问满意一笑,看向阴无邪与洛千幽,就剩下他们了。

“别看我,我只知道,跟着你,有好处。”阴无邪笑着说道,他可不想让那两个超凡来指挥他。

“好吧,我早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洛千幽无奈道,她都懒得理会那两个人了。

“好,承蒙不弃,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们会发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我们走。”

大手一挥,背起小云烟,潇洒离开。只留下一脸阴沉无比的两个超凡。

“该死!”那两个超凡怒骂声,这次夺权无疑是失败了,队伍中的所有超凡,都跟在莫问离开,没有超凡的队伍,与他们之前没有多大的差别。

“混蛋,你什么带领队伍的,竟然让他们有机可乘。”洛千幽凤目一横,几乎咆哮的对着欧冶无忧吼道。

“你知道的,争权夺利这种事,我可不擅长,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什么的,最是讨厌了。”欧冶无忧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

洛千幽也知道欧冶无忧的性格,但,她就是气愤啊!

“你也别责怪他了,这样也好,只有团结一心,队伍才能更好的存活下去。”

很快,莫问队伍三十人,却是寻了隐蔽处休整。

“莫问,关于之前,你让我注意的,这三天到是有消息了。”当众人休息时,欧冶无忧对着莫问说道。

“有消息了?”莫问惊讶的问道,在前去四区前,莫问曾让欧冶无忧注意血衣巷的人,以及他的小队。

“是谁?”

“血衣巷,三爷。”

“什么,她,也进来了!”莫问震惊的喊道。

雪伊人,那个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将他拉出地狱的人,否则,现在,他或许还沉浸在霓裳、玉儿身死的悲痛之中,意志消沉,形如木偶。

再次听到雪伊人,莫问心中竟涌出无尽的思念。那个霸道、温柔,还有点小恶趣味的人儿。此刻,脑海尽是她的身影,一颦一笑,宜嗔宜喜。

竟不知不觉间,他的心中早已住进了雪伊人。这一刻,莫问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她。

这份爱,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两人之间,并未经历过惊心动魄的生死抉择,似乎,就在平淡的生活中,汇聚了点点滴滴。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她现在情况如何?”莫问着急的问道。甚至右手都搭在欧冶无忧肩膀上。

“听说,他们三天前,陷入一片血色迷雾里,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欧冶无忧顿时惊讶于莫问的紧张情绪,似乎,还从未见他这么失态过。

“三天前,看来敌人已经开始针对她了,不行,她一个人,是挡不住敌人的阴谋诡计的。”莫问更加着急了,这里可是恶魔空间,敌人只要不傻,肯定会选择与恶魔合作,更不提还有其它隐藏暗处的手段,本来他听说雪伊人不会进入这空间,他还松了口气,看来敌人早就算好了一切。“她在哪里?”

“第十三区。”

“好,那我们就去十三区。马上出发。”莫问立即决定道。他已经等不及了。

“你是队长,我们听你的,不过,从这里赶到十三区,最少也要一天时间。这还是最理想的,若是遇到恶魔,甚至危险区域,甚至可能滞留三天,四天都有可能,太着急的话···”欧冶无忧看到莫问着急的情绪,怕他意气用事,劝阻道。

“没事,我们横扫过去。而且,用不了那么多的时间。”莫问无所谓的说道。“放心,我不会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

说完,莫问一笑,他之所以这么自信,便是因为不朽天棺,那可是伴随天藏证道超脱,即便最后天藏超脱失败,它也实力大损,但载着众人飞行,还是可以的。

“不朽天棺,出来。”

一副青桐棺轰然出现,顿时吓住了众人。

棺材?

他们什么也想不到,莫问自信的来源竟然是一副棺材。

“青桐棺!”到时洛千幽与阴无邪惊呼。这可是那不祥之地的东西啊。

“走吧,我们飞过去。”莫问不理会众人惊讶,率先跃上不朽天棺。

“飞过去,还真是别具一格呢。”欧冶无忧紧跟其后。

一众三十人,很快,驾着不朽天棺冲天而去,速度飞快。

------十三区,血色迷雾。

随着大地不断震动,如雷般的巨响间歇不断。

半个小时后,巨响停歇,蚁潮骤停,如海的血蚁如中了定身术,骤雨停歇,一片寂静。

“成功了?”有人不敢确定的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道白衣飘飘,衣服沾了几道鲜血的雪伊人。

只见她眸放寒芒,身后跟着一头小母牛大小的母蚁。所过之处,血蚁纷纷退开,让出一条大道。

成功了!

不过,她竟然受伤了。

雪伊人也想不到,母蚁守卫竟然这般强大,厮杀良久,着实让她付出不小的代价。

虽然外伤仅有几道伤口,严重的是内伤。母蚁守卫的力量,比起冷炎,有过之而无不及,加上是在狭小的空间战斗,有些施展不开,将她打了个措手不及,肺腑都给震伤。

“母蚁已经被我控制,暂时安全了。接下来,就是找到出去的路。”雪伊人有些疲倦的说道,这一战,她消耗不少。回到山丘上,立即打坐疗伤。有血蚁守护,她到不用担心林殊等偷袭。

······

“嘶,好浓郁的血煞之气!”

当莫问驾驭天棺飞跃到血煞之气弥漫的边缘,欧冶无忧惊讶的说道。

血色如海,一旦进入,根本分不出东西南北。

“莫队长,我们还要进去吗?”姜玲钰望向莫问,询问道。

“我看还是缓一缓吧,这样进去,只怕会立即迷失。”江陵也是犹豫道。

血煞之气吗?刚好可以让不朽天棺恢复一点。

莫问见到这海一般的血色迷雾,眼睛一眯。没有被迷蒙一片的血煞之气吓住,反而打起它的算盘。

“好,就在这休息。”莫问说着,将众人送到地面,随后独自升空,控制不朽天棺疯狂的吞吸起血煞之气。

顿时,如风云汇聚,不朽天棺在血色迷雾中,卷起重重云雾漩涡。

四面八方,血煞之气如流水般朝着同一个地方汇聚。

“这···莫队长他?”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只见到莫问隐入血色迷雾,随后就掀起惊天波澜,如风云涌动,甚是骇人。

这样的动静,若是她在里面,一定会给这异象吸引?

莫问的目的,就是要借助不朽天棺,让其吸收血煞之气而造成的恐怖异象,为雪伊人指引方向。

呼呼呼!

血蚁骚动不安!

“什么情况,这血煞之气似乎在朝着一个方向汇聚!”

“难道···是有隐藏的什么恐怖凶物!”有人猜测,而后露出惊容。

“不会吧!”旁边的人一听,脸色煞白。单单应对血蚁,就让他们心惊胆战,好不容易度过劫难,难道又要整出个凶物出来?

雪伊人也是睁开眼,满脸凝重的盯着莫问的位置。

“我们过去,就算有什么凶物,我们还有血蚁保护,怕什么。”

顿时,雪伊人控制着母蚁,保护众人,朝着莫问的方向移动。

唰唰唰!

血蚁狂潮,有着血蚁大军,众人提起的心稍微放下一点,紧跟着雪伊人。

于是,莫问与雪伊人之间距离不断缩小。

······

时间飞逝。

当莫问的队伍听到血蚁大军移动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欧冶无忧等人瞬间警惕。

唰唰唰!

渐行渐近,头皮发麻!手心都紧张的涔出汗水。

另一边,不空等人同样惊呆的张大嘴巴。

波及方圆一里的血色漩涡,隐约间,可以看到,一道黑色身影,脚踏青桐棺,立在漩涡中心。

“那···好像是个人影。”

“竟然还有人吸收血煞之气!”不空惊呼。

只有雪伊人,冰冷的容颜,在见到那道黑色身影的刹那,瞬间绽开娇美的笑容,激动,以及化不开的思念。

“默默。”

在相逢,刹那如永恒。

思念的目光,如叮咚泉水,轻轻流淌,暖人心田。

莫问心神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