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炎本想换个地方的,这儿太多人了,但山本小野要求直接在这里就行了。

山本小野的心思很简单,要是换个地方,只有几个人,那他赢了也没意思,其他人都不知道,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趁着这些媒体还没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赢了牧炎,也就不怕回国后被骂了。

而且他信心满满的,刚才输了都是因为自己太大意,没有把牧炎放在心上。再加上他下棋通常都是依靠记忆力,对每个人下棋的时候最习惯用的路数,然后钻他的破绽,以此获胜。

眼下牧炎这个半路杀出来打程咬金,他此前一点了解都没有,更别说找出破绽了。

不过,刚才牧炎下了两局,这种正规比赛,下棋都需要记录好每一步着数的,他刚才特地去拿来对比过。

发现牧炎前后两次的着数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而且一开始有几个着数还是很普通的,或者说是新人才会经常范的错误,但其中又夹杂了其他的几个着数,他看不懂。

不得不说山本小野很厉害,棋艺不怎么样,但专门研究别人的破绽却是一流。很快就看出来这其中的门路。

棋已摆好。

牧炎先走。

还是老套路。

山本小野已经记住了,这次他换了一种方法,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先守住自己这一边,避免再次重蹈覆辙。

接下来的回合,牧炎依然没有改变,唯一有改变的,那就将左右两边调换了一下。

“嗯?”

山本小野皱了皱眉,因为没有时间限制,他可以思考很久。还别说,这一步思考了五分钟后,终于让他看出来一点门路了。

原来牧炎走的那些在他看来的废棋,结合其他一些着数后,却形成了掎角之势。一般来说,别人猜不透你接下来五六步会怎么走,就可以轻易地吃掉对方,而且还是二选一那种!

这会儿还真让山本小野看出来了。

他勾了勾嘴角,不紧不慢地走了一个棋子。随后很悠然自在地翘起了二郎腿,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牧炎笑了笑,同样没有思考就走了下一步。

“为什么不是走那个马?他不是想走那边来一个将军杀车吗?”

山本小野懵逼了,牧炎没有按照他的套路来走。

“咕咚!”

这下子,山本小野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小子用的都是什么着数,为什么跟其他人的完全不一样?”

他擦了擦额头,思考了十分钟,额头直冒冷汗,越是心急越是想不到破局之法。

须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玛德!退一步了!

山本小野无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不再一心想着赢了,还是尽量将自己的棋子保住才是。

他也有点能耐,要保住棋子还是可以的。

牧炎没什么变化,云淡风轻。

这般之下,已经十四个回合了,牧炎只吃了山本小野一个棋子!

怪事了!

“段老,这怎么回事啊,牧先生怎么到现在还没开始收割,难道要和棋?”

黑脸男人比牧炎还要急,本以为会很轻松地赢,却没想到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才吃一个子?!

双方似乎就是在绕圈子一样。

段老微微一笑,“别担心,相信牧先生准没错。”

他隐约记得牧炎也用过这个着数和自己下棋,所以不担心。

又过了十个回合。

又仅仅是少了一个子。

“牧先生,我看咱们这一局是和了,再走也没用了。”山本小野得意道。

按照规定,如果长时间没有变化,就要判定为和棋了。虽然到目前为止,山本小野被牧炎吃了两个小卒,不过,这也跟没吃没差多少。

他只要继续守下去,和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呵呵,谁说再走没用的。”牧炎笑了笑,“我就快赢了,你要认输还行,和棋是不可能的。”

“擦!”

山本小野心头震怒,没想到牧炎到这个时候还敢这么狂!要知道,之前这么多个回合,早就分出胜负了!

等等!山本小野脑子闪过一道精光,随即阴森森地笑了。

又是这一招!

难怪刚才我和小熊君会输了!

山本小野恍然大悟,合着牧炎就是靠着激将法,让他们无法集中精神,然后才布下陷阱的啊!

玛德真特么狡猾奸诈啊!

想明白了这一点,山本小野静下心来,他可不能让牧炎一句话就扰乱心神。

继续采取防守战略!

山本小野想的很美好,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三个回合后。

“你输了。”

牧炎淡然一笑。

“哈哈哈,牧炎啊牧炎,你是想用激将法激我吧?我告诉你,这一招对我没用了!”

山本小野看都没看棋盘,就哈哈大笑了。

可是,他没笑几秒钟,就感觉气氛似乎不太对!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就连自己那边的人,也都神情各异,甚是精彩。不过,更多的是悄悄躲开,一副“我们不认识他”的模样。

意识到不对劲,山本小野低头一看棋盘,两眼一瞪,双腿一蹬,四脚朝天,一口老血喷出来,竟是晕了过去!

岛国人纷纷过去搀扶着他,打电话叫白车。

远远围观的吃瓜群众不太明白怎么回事,变化来的太突然。

等那些人走过去,他们既然来围观,多少也懂一些象棋。

“我去!绝了啊!只杀了两个小卒,然后就把山本小野的“将”给困死了!”

“我了个大草,这么明显的局都看不出来,还要往里跳,山本小野是猪吗?”

“他不是猪,而是比猪还要笨啊!这象棋换我来我也不会输啊!”

……

原来,接下来无论山本小野怎么走,牧炎下一步都会把他的“将”给绝杀!

上一局是把山本小野吃得一个不剩!这一局仅仅吃了两个,还是山本小野主动送上来,牧炎不得不吃的!然后就这样赢了!

在这种比赛上出现这么奇葩的情况,能够将对手杀得毫无反抗之力,任由宰割的,牧炎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史上第一个!

这一场比赛,也将成为象棋界脍炙人口的一段佳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