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之威,宛若神灵化身,这种威严完全不弱于龙威,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心神重创,宛若钟鼓齐鸣,震耳欲聋!

背后施法团早已经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一个个欠首低头,汗流浃背。

蕾弥尔目不斜视,身子毫不动摇,红衣主教大惊失色,想要上前化解,还未开口,蕾弥尔便正色道,“教皇大人,蕾弥尔从未违背誓言,从未违背教义。”

教皇脸庞刀削般坚硬,头顶圣辉皇冠神光闪耀的众人不敢直视,他冷冷一哼道,“从未违背教义?从未违背誓言?可你却奉其他人为主,难道这不是违背誓言?”

眼神一扫,众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林耀身上,林耀皱了皱眉,冷声道,“教皇大人,蕾弥尔为教廷出生入死,孤身与巨龙抗争,深入龙潭,九死一生,你们摆出这种仗势咄咄逼人,这恐怕不是来迎接我们的吧?”

“林耀……”蕾弥尔惊道,林耀顿时一摆手打断了她,教皇脸色毫无变化,淡淡道,“东大陆的人目无王法,但是教廷之中却不能没有圣规!”

教皇大手一挥,四周圣卫一拥而上,红衣主教往前面一挡,教皇大人脸色一沉,红衣主教颤声道,“教皇大人,当时巨龙来袭,是我擅自下命堵截巨龙,违背神意者是我,和蕾弥尔无关!请罚我一人!”

“弗斯爷爷……”蕾弥尔慌了神,红衣主教挡在两人面前毫无所动,颤声道,“蕾弥尔,拦截巨龙于你无关,你别再说了……”

林耀心沉了下来,教皇脸上冷面如铁,道,“弗斯主教,你擅自下命,耽误圣战,我今天就撤消你红衣主教之位……”

“教皇大人!”蕾弥尔突然开口,目光迎上教皇的双眼,“巨龙来袭,主教下命阻截巨龙,这个命令有什么错!”

“蕾弥尔!”红衣主教失叫一声,教皇脸色一变,怒道,“我下命主教支援圣战,你们却半路而逃!你们没有错,难道是我错了!”

“巨龙来袭,保护人民为首!我没有错!”蕾弥尔冷声道。

“好!很好!”教皇怒极,狠声道,“耽误圣战,擅自逃脱!违背信仰!给我拿下他们!”

“拿个屁啊拿!”林耀大怒,双手一挥圣卫脚下结冰被固定在原地,怒声道,“我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感情教皇大人你脑残片吃多了吧!圣战圣战,你们教廷难道只会打什么圣战,连最基本的信仰都放弃了吗?你这教皇怎么当的!”

“信仰,教廷用圣战征服异教徒,就是信仰!”教皇面露狠色,“你们敢耽误圣战,圣战打败,你们就是违背信仰!”

“妈的,原来你们这是邪~教!”林耀怒骂一声,四周的圣卫顿时脚下燃起圣焰围了过来,阴冷的刀剑泛着幽光,蕾弥尔握紧长剑,林耀大怒,“这鬼【耀光教廷】的教皇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蕾弥尔,咱们还是跑路吧!”

“想走?”教皇冷哼一声,“龙脊城内,你们能走到哪里去!圣卫!抓~住他们!”

“轰!”

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白色强光,瞬间占领所有人的视线,圣卫在一瞬间失去了动作,挨个瘫软下来,这一瞬间的变故让所有人失去了思考能力,林耀心里一颤,赶紧拉住蕾弥尔的手准备跑路,教皇惊颤着手遮挡眼睛,头顶的圣辉突然如同星光一般消散,他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铺天盖地的神威猛地镇压过来,教皇突然吐出一口血,一道洪亮的威严之声响起。

“毫无违和,气质和形象都是绝配!”程桥单手摸着下巴,发出“啧啧”的声音打量道:“你这样走出去,别人绝对会以为你是二次元的人物!”

一身黑色套装,背后一黑一白两把长剑,加上一点点简单的化妆,黑框眼镜都可以不用换,桐谷和人被林耀完美扮演出来,毕竟表演天赋max,虽然故意压抑了属性,但是只要显露出一点点,就超于常人太多。

林耀扯了扯衣服,摆摆手打掉了程桥伸过来的爪子。

他侧着脸道:“这么热点天还要我穿一身黑出去,你也太不厚道了吧,好歹这给我来套清凉点衣服吧!”

程桥cos的是火x忍者里面的mr,头发上用了一次性的黄色染发剂,看起来cos也是非常成功,主要是程桥的那种气质,和mr简直就是完全吻合,大概又能让他骚包得瑟好几天了。

“道具有限啊,而且其他的人物估计你也不会cos的,什么内~裤顶头的秋道丁次,还有专门卖萌的身上顶个壳儿的大白,哦,对了,还有春野樱,难道你想扮演这几个人物么?”程桥嘿嘿笑道:“再说,你这气质和桐人简直就是完美啊,你不扮演桐人实在是太可惜了!”

林耀一脸黑线摇摇头感叹道:“真是交友不慎!”

林耀和程桥走出商场,江笠月正好和胸前挂着牌子的一个工作人员说话,看起来像是这次活动的一个负责人,两人交谈了一会,江笠月就开始安排大家具体的工作位置,考虑到这六月炽~热的天气,所以林耀和程桥很幸运的被安排到了商场门口迎宾,用江笠月的话来说就是“这么成功的cos放在里面太可惜了,还是站门口比较吸引人!”

林耀和程桥倒也乐的清闲,一起站在门口的还有两个女仆装扮演的妹子,毕竟是在一个社团里面,程桥和她们也算比较熟悉,两个小女生偷偷瞄了几眼林耀,就开始向程桥打听情报,程桥一听她们对林耀感兴趣,马上就又满嘴跑火车,手舞足蹈的惹得两个小女生欢笑连连,林耀只能推了推黑框眼镜当面瘫,他可不想被程桥当笑话到处说。

时间过的挺快,到了下午的时候,人也越来越多了,借着门口几个动漫人物的功劳,商场的生意也越来越火爆,门口站着挂着牌子的男人笑的嘴都合不拢,看起来这次活动办的还是挺成功的。

林耀抽空去了一趟厕所,结果回来就发现出了事故,一群人围着一个外国人指指点点,而旁边就是刚刚站在门口穿女仆装的其中一个女生。

林耀还记得她叫做杨紫晴,是外语学院的一个大一学~妹,说话软软的很好听,只是现在却在偷偷的抹眼泪,委屈至极的样子,依靠在旁边的女生身上,不停发出抽泣的声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