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波涛汹涌的婆勒川前,唐军显得有些犹疑不前,在得到高仙芝要求全军携带三日干粮即刻渡河的军令后,全军都认为高仙芝疯了。但更疯狂的是颜泉明率领的葱岭军,他们完全不做任何准备,大有直接冲入河水的架势。可偏偏就在他们冲入河水后,水位居然骤然下降,等到他们冲过河道中央,水深才不过两三尺!

神迹!真的是神迹!所有唐军目瞪口呆,高仙芝则是欣喜若狂,立刻下令全军马上渡河,两刻钟后,没有完成渡河的士卒立斩不饶!

经过长途跋涉原本倍感辛劳的唐军觉得连上天都在帮助自己,否则婆勒川为何偏偏在唐军将要渡河的时候水位下降呢?!当两刻钟全部唐军踏上婆勒川的对岸,婆勒川的水突然上涨了起来,更坚定了唐军的这种信念,连上天都在帮助自己,岂有不获胜的道理?!

高仙芝兴奋不已地对监军边令诚说道:“如果我们渡河渡到一半贼兵却来了,我们必然兵败于此,如今已经渡河成功而且列阵,这是上天赐给我破贼的良机,此战,我们必胜!”

受不了葱岭酷寒和长途行军颠簸的边令诚病了,但看到军心可用,大为欣慰地回道:“时不待我!望大帅早奏凯歌!”

高仙芝狠狠地点了点头,望向正在攀爬山崖的葱岭军。此时恰好辰时三刻,天色已经微明,但晨雾却没有散去,甚至因为降水丰沛加之地处河谷的关系,晨雾比往日更加浓郁。人衔枚马裹蹄的唐军渡河声显然没有惊扰到连云堡内的吐蕃军,山顶上的吐蕃守军明显依旧沉浸在睡梦中,这就给了唐军奇袭的机会。

颜泉明极其紧张地望着脱去铠甲,背上麻绳,只携带圆盾、横刀的雷万春、马璘和他们身后的三百唐军。

每一名攀登山崖的唐军嘴中都咬着一柄短小锋利的匕首。咬住匕首,可以让每一个攀登的唐军保持绝对的静默。即使失足跌下山崖,他们也不会下意识地发出声音。而匕首也能够使士兵们在登城后与城头的敌军的搏斗中多出一把武器。

颜泉明本想身先士卒的,但被雷万春、马璘苦苦劝下,毕竟,连云堡内的吐蕃军不过千人,颜泉明作为两千名唐军的主将,他若先行,何人敢落后?!可太多的人一旦暴露伤亡必大,而且,效率不见得比分批次攀登高到哪里。所以,颜泉明只能允许雷万春从全军中挑选出两百名悍不畏死又擅于攀登的士卒,背上麻绳,待他们在山顶站好脚跟,放下麻绳后再让全军攀登。

起初,颜泉明还能听到碎石不断滚落时产生的沙沙的攀登声,依稀看到手下的身影,但随着距离的加大,无时不在的山风和半山腰的晨雾彻底掩盖了他们的身影。等到他们从晨雾中显现出来,他们的身形已经渺小地如同虫子。

呼啸而过的山风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山顶的风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回旋时而向前,风夹杂着尘土迎面打在唐军的脸上,遮住他们的双眼。还有本就湿滑的山崖,苔藓被唐军抹平更让山崖湿滑地无处下脚。

越往山顶,山风越大,山崖越滑,唐军的体力越少,颜泉明亲眼看到七八个唐军不分先后地追下山崖,可直到沉闷地落水声传来他们也没有发出一声惨叫。颜泉明也看到,一名唐军似乎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摇摇欲坠,为了不影响后面袍泽的路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跳下山崖。

围观的众人眼睛红了,却不能哭喊,恰如攀登的唐军已经消耗了太多力气,却还是咬牙靠着信念坚持。

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这支唐军才抵达位于山顶的连云堡,颜泉明亲眼瞧见为首的雷万春、马璘率先翻上城头,接着是第三个唐军,第四个唐军,越来越多的唐军杀入完全不设防的连云堡。

借着风声,位于山脚下的颜泉明隐隐约约听到吐蕃人声嘶力竭的喊叫声,起先很小,后来越来越大,又响起吐蕃呜呜的号角声,彻底打破了清晨的平静。

颜泉明努力抬头向前看,却被晨雾所阻,什么也看不见。等他瞧见什么东西落下,忽然被身后的南霁云一扯,一支利箭恰好擦身而过。吐蕃人终于开始反击,飞箭起初是零零散散的落下,还在攀崖的唐军立马举起了绑在胳膊上的圆盾,不过,随着飞箭的愈发密集,加上滚石檑木的出场,唐军终于开始出现伤亡。

不断有唐军被射成刺猬又或者砸城肉泥跌落山崖,从稀稀落落到几个十几个地一起,颜泉明直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清楚这些唐军的下场,却无能为力。能够帮助他们的,只有已经登上城头的雷万春等人,毫无疑问,他们是真正的勇士,只不过,少了弓箭,少了明光铠,面对装备远胜于己的吐蕃军,他们可以取得多大的战果颜泉明心中存疑。

好在,没过多久,雷万春等人便用行动证明他们的勇武并不会因为缺少铠甲就下降多少。唐军在靠近山崖的北侧一角站稳了脚跟,一条条麻绳被迅速地放下,一个个吐蕃士兵被唐军用夺来的长枪挑飞落山崖。

颜泉明长舒了口气,立即大声道:“儿郎们,能夺敌酋首级者,赏千金!都给我上!”说完,就要带头往前冲。然而,颜泉明再次被南霁云拉住,南霁云大大咧咧地笑道:“将军!你该不会跟手下抢功吧?!不过一千吐蕃军,末将去去就来!”

颜泉明只能目送李明清、高季安、阿史那亮等人率领唐军蜂拥而上!望着紧跟自己左右的马燧,颜泉明疑惑地问道:“洵美,你怎么不去?”

马燧一脸正色地回道:“大伙交待了,将军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末将要在这里保护将军!”

颜泉明望着已经开始攀爬的一千唐军,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然而,没过多久,变故陡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