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玄瑞顺着说话的方向望去,李子木身着一身南宗道服,闲的格外清闲,身边跟着一个身着白袍的高贵女子,虽然姿色不能和刘小敏等比,但也算是倾城之色。

李子木来到没有出手的相郃和魔阳身边,说道:“先帮我把这个小妞儿看着。”虽然对着他们说,但是实际却是在和刘小敏说。魔阳看着李子木,脸上轻笑道:“你就到处风流嘛,你的同门都快死了。”

李子木没有回这句话,径直地走到南玄瑞身边扶起他,看了看伤势,点了点头说道:“嗯,不错!还能打就行。”

此时坐在北神宫位置的金玉儿,双眼早已湿润,她虽然极力的控制自己,但是心中的诸多委屈还是没忍住流了出来,尤其是看到他的出现还带着个人类的女子。只不过全场的焦点都在场上几人,没有谁看见她的眼泪。

李子木手持黑水剑看着易宏说道:“你真的是越来越差劲了啊。”说着又看向一边的人,猜出了是若水门的柳尘心中不禁叹道:一丘之貉。

李子木对南玄瑞说道:“这个柳尘和易宏归我。”

南玄瑞摇了摇头说道:“此二人实力不弱,让我来。”李子木脸上不悦道:“没我刚才你就死了。”

“你不救,我自有办法脱身。”南玄瑞说道。

这个时候,一边的魔阳说道:“李子木,上次还没和你打够,要不咱俩打打,你懂的哦。”魔阳眼神带笑的看着李子木。

李子木翻了翻白眼说道:“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已经是我的了。”魔阳仔细的看着李子木的眼睛,却发现分不出真假。

相郃在一边说道:“上次和你一别,还没有和你好好打过。你的实力我明显感到比上次见你要强上不少呢?”

李子木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嘛,我要是真把你俩给废了不就便宜了别人吗?我可是指望着你们帮我清理障碍呢!”听到这句话,相郃和魔阳都是一脸黑线,这混蛋也太自信了嘛。

易宏怒瞪着李子木说道:“李子木,你终于肯出现了。就让我来看看你这些年到底长了多少本领。”

李子木眼中也是闪着怒火,但还是冷静了下来,咬牙道:“咱们的账是该好好算算。但是等我帮南宗拿了第一再说。”

柳尘也瞪着他说道:“南宗的人都是如此的狂妄自大吗?”

李子木哈哈一笑道:“南宗人再怎么狂妄也是依着实力来的,不像若水门的人玩不起啊。”

柳尘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子木手中拿着黑水剑晃一晃的说道:“南玄瑞是很狂,他说了他没把在场各位看在眼里,若水门的人就不管,放任围攻。我若是说一句南宗没有把若水门放在眼里,是不是若水门就要和南宗大战一场啊?命尊。”说道最后,李子木声音徒增的望着上空命尊的方向问道。

命尊想不到李子木竟敢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句话,此时全场鸦雀无声。命尊脸上无神情道:“南宗和若水门世代交好,永远不会出现这种言论,若是谁乱散布这种谣言,本尊也自然不会放过。”李子木心中一声冷笑:这个老家伙还是觉得若水门比南宗厉害嘛。

李子木嘿嘿一笑道:“还是命尊门主英明,我就不信谁随便这么说一句,难道命尊还要去找吴老头讨教无字碑的厉害?”命尊眼中顿时阴冷了许多。李子木这句话就是在挑衅,但面对有无字碑的吴起凡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

鬼域的士邪和铁面听到无字碑三个字眼中露出了一丝惊恐,魔阳和相郃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窃喜,这个李子木真是胆大敢这么挑衅命尊,他们两族可是都知道吴起凡手中有第四神器的无字碑,若没有无字碑他们两族也不会这么安静了。此刻人族内部起这些矛盾,对他们有益而无害。

幻老见已是冷场,连忙说道:“刚才各位天才的展示,我相信只是这个大会的一个开始,我等也对正赛充满了期待希望各位到时候能够比今日更加精彩。”

溪老也说道:“各位就先回自己的位置,炎洲会也要进行接下来的比赛了。”众人也不好再僵持下去,此时来了个李子木搅局,这个炎洲会的火药味已经彻底浓起来了。

李子木带着唐伊,也飞到了南宗的石块上,给南玄瑞做了简单的介绍,几人都没有异议。张丽莉便和唐伊靠在了一起,两人聊了起来。李子木看了看南宗的位置靠在西南一角,微微皱眉。他暗运功力,直接朝着魔族的位置撞了过来,魔阳脸色大惊,连忙退了开,退到了东南一角。这样南宗就霸占了正南的方向,位置最正,石块也是最大,隐隐改变了整个局面的矗立,之前是人族占两个正位,异族占两个,现在是人族占三个,妖族占一个正位。

魔昊羊面露不满的说道:“少帅,这个李子木也太霸道了吧。”魔阳叹了一口气,想到李子木有可能真的收了封魂铃,淡淡道:“算了,让让这个没见世面的小子。”

李子木坐端了身子,朝正对面看了一眼,这一眼便再也转不开方向了。望着那一袭金色,想到与身边的易宏已经皆为夫妻,他就堵得慌,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其他的颜色。李子木根本就不顾易宏那快要吃人的眼神,依然带着无数复杂的感情和疑问看向金玉儿。

金玉儿当然知道李子木在看着自己,这一刻她没有了勇气对向他的眼神,她不知道的是这样让李子木的心更加碎裂开来,她心中只能一别不相识。

李子木的左手握拳,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肉里。别人也许没有发现,可是在张丽莉这个有心人这里,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她悄悄地握着李子木的这个手,一丝治疗的真气缓缓传入他的身体,帮他平静着心神。

坐在东边的刘小敏看着李子木的眼神,心中感叹道:想不到还是个情种嘛,唉、可惜了啊!想到这又看了看金玉儿,别人哪有什么心思理他李子木呀。

溪老也在下面公布了团队赛第一轮的比赛队伍,在这些队伍中,天机阁实力也是和三大超级宗门相差不远,还有萨门,万花宗,半山院,明峰寺以及真龙寺的实力都是不能够小觑。南玄瑞坐在上面没有离去的意思,打算好好的研究对手的厉害。

南玄瑞回过头发现身后的李子木眼神一直看着对面的金玉儿,不禁好奇道:“别人现在可是已经嫁给了易宏,怎么你之前和她还有故事吗?”

李子木回过了神,听到这句有故事,自嘲的笑了一下道:“我怎么可能和这样的天之娇女有故事,我就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到处惹麻烦不知天高地厚的过街老鼠罢了。”听到这句话,刘小敏心中不禁一痛,她想安慰几句,却发现一时间竟找不到该说的话。

唐伊在旁边淡淡道:“人就应该靠自己,疼自己的人越多,反而越是牵连着自己。”李子木看着一边的唐伊,唐伊坐在高空虽然裹着厚厚的外套但还是感到一丝的寒冷样子。李子木心中没想到这个唐伊竟然如此要强,为了不觉得拖累自己她也不说出自己的不舒服。

李子木左手轻弹出一指真气到唐伊的眉心,唐伊顿时感到身体暖和不少。唐伊露出一丝笑道:“谢了,阁主。”

一边的南玄瑞倒是惊讶道:“你已经到青龙境了?”这句话说完,刘小敏和任彦几人都是感到一丝震惊,他们可是记得李子木之前只有朱雀境界,想不到短短时日不见,就到了青龙的境界。

李子木看着南玄瑞说道:“还是不能和你比啊,你可是青龙顶峰的人了。”南玄瑞没有说话,面色沉重了起来,这些年轻一代的高手中,自己算是最没有底牌的,虽然现在名义上排在第一,但是其他的人的底牌都不知道,就连面前的李子木自己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胜他。想到这里,南玄瑞决定了自己结束这次炎洲会后一定要好好的进行一段历练。

李子木看出了南玄瑞的不开心,问道:“你和那几个人交了手觉得怎么样?”南玄瑞听到这句话双眉微皱道:“柳尘深不可测,易宏也是不见得比我差,鬼域的两人虽然没觉得有什么出众但是总觉得他们很危险,那个柳禹会倒是没什么厉害。相郃和魔阳两人自然不用说了。”

李子木没想到南玄瑞对这几人的评价竟如此的高,回道:“团队赛还好说,我们毕竟有个大医女在。”一边的张丽莉连忙说道:“我现在的实力也最多恢复一个人可以,而且一天也就一次。多了我恐怕也吃不消了。“

李子木笑道:“够了。恢复一个就完全足够了。至于个人战,我这次可是答应了酒老拿第一的。”

南玄瑞回过头惊讶的看着李子木,却看不到李子木眼神的丝毫变化;对这个李子木感到也越来越神秘了。南玄瑞此时的心中一扫之前的担忧竟反而莫名的兴奋了起来,对手越厉害这不就正是我南玄瑞所追求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