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的希望……”

“就是应该全部摧毁掉……”

“当堕入绝望的深渊时……”

“人才能凭真正的希望而……”

“救赎自己……”

独自一人在ZECT总部拉着大提琴的加贺美陆,迎着夕阳的光辉,一边吟诵给死者谱写的弥撒曲,一边拉着小提琴,在黯然的大提琴声之中,他不知为谁而流下了眼泪……

这一次的‘异虫WORM’工厂歼灭作战,加贺美陆作为ZECT的高层领导人,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其中的风险,他的小儿子已经惨遭‘异虫WORM’而毒手而死去,现在又任由现在所剩下的唯一的儿子加贺美新参与其中,所有清楚内情的人都不能理解他的做法……

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未来!或许他的儿子加贺美会因此而失去生命,但是最后,他却会重生成为战斗之神钢斗,去救赎自己,去救赎世人……

遭到拟态成自己的‘绿色狼蛛WORM’和拟态成小诚欺骗自己的‘白色狼蛛WORM’前后夹攻,加贺美全身上下都已经被狼蛛的尖爪刺的千仓百孔,生命的流逝并没有给予加贺美过多的痛苦,真正让他心痛,真正让他感到痛苦的是那由‘异虫WORM’拟态而成的小诚,那利用他信任来戏弄他背叛他……

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一个人影,瘦小的身躯虽然带着灿烂的笑颜,但是那缠满了白色绑带手脚却让人不由地心痛起来,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翔星!

只见翔星他拿着加贺美陆交给他的骑士腰带无声无息地来到加贺美的身边,然后把那腰带戴到他的腰上后,作为骑士腰带的开发者,翔星动作熟练地直接在适能者没用启动这条腰带的情况下,发动这骑士腰带针对着装适能者的身体治愈能力。

骑士腰带的嵌槽上亮起了金色与绿色的光芒,蓝色的过滤后的能量波纹在频死的加贺美身上荡漾起来,原本已经垂死一线的加贺美奇迹般地慢慢睁开了双眼,身上被刺伤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起来……

就在拟态加贺美和拟态小诚向出口走去,打算在ZECT的歼灭计划全面启动之前离开这片是非之地的二人,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踉跄的脚步声,转身看过去,只看见理应死去的加贺美虽然狼狈,但是依然活力十足地来到自己的面前。

“利用人与人之间信赖的‘异虫WORM’!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高举左手的加贺美发出愤怒的咆哮,而感受到加贺美的召唤,已经承认了他适能者资格的‘Gatack.Zecter’从ZECT总部的地下实验室冲破重重的关卡,无视时空瞬间冲天而降,来到了加贺美的手中!

“变身!”

就像是本能一般,当加贺美紧握着手中的锹形虫驱动变身器‘Gatack.Zecter’的时候,如何变身、如何‘Cast.Off’、如何‘超加速Clock.Up’,如何使出绝招消灭敌人,这一切都像是本能一般在体内涌出!

当加贺美将‘Gatack.Zecter’组装进骑士腰带的嵌槽上后,发‘变身’命令的加贺美在一片蓝色的光芒之中着装上了一身天空蓝色与金属银色为主调的重型铠甲!

终于,加贺美变身成为真正属于他的风格的假面骑士,假面骑士钢斗!

看见加贺美从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变身成为了‘异虫WROM’的生死大敌假面骑士,这一次拟态加贺美与拟态小诚都不得不认真起来,正视起来。

只见拟态加贺美飞身一跃变身成为‘绿色狼蛛WROM’后就马上扑向加贺美,而那拟态小诚也变身成为‘白色狼蛛WROM’后疾步冲向加贺美,加贺美与他们之间的孽缘之战第二场正式开始!

变身成为假面骑士钢斗的加贺美再也不是那个手无搏鸡之力的ZECT底层实习员,这一刻的他是战神钢斗!那些‘狼蛛WROM’的尖牙利爪再也不上伤害他分毫,相反,他的拳脚就像是炮弹一般,他的每一拳每一踢都让‘狼蛛WROM’毫无还手之力。

原本身具狼蛛特性的‘狼蛛WROM’在遍布机械与管道的化工厂内部,可谓是如鱼得水,拥有绝对的环境优势。他们利用蛛丝在机械的缝隙之中穿梭,利用异常的弹跳力在管道之上游走,加贺美根本不能捕捉到他们的动作,但是他需要捕捉到他们的动作吗?

在一声怒吼之中,加贺美瞄准再一次飞扑而来袭击自己,但又再一次被自己重拳击倒在地的‘狼蛛WROM’,在一声命令之中,加贺美每分钟可发射5000发离子射束光弹的肩炮‘Gatack.Vulcan’马上启动!

只是数发火焰弹,在高温与超高压的攻击之下,那头原本就被银君打得伤痕累累的‘绿色狼蛛WROM’终于在绿色的火焰之中爆炸而亡,烟消云散……

在假面骑士甲斗、皇蜂、雷蜓、剑蝎之中,原本就只有甲斗有在假面状态下消灭‘异虫WROM’成虫的记录,现在作为战斗力非凡的假面骑士钢斗的加贺美终于也创写了属于自己的记录了!

“住手啊,不要啊,哥哥!不要消灭我啊!”

这一刻,‘白色狼蛛WROM’终于慌了,身上浮现出他所拟态的小诚的幻影,凄惨可怜地大喊着不要!刚才以二对一尚且不能占有优势,现在同伴被击败死去,除了利用自己所拟态的小诚来博取同情,单凭自己一人又能做些什么?

虽然这种做法很卑鄙恶劣,但是现在若为弱者的他,除此之外又能做什么?更重要的是,看见加贺美那副迟疑的模样,‘白色狼蛛WROM’心里明白,眼前的人类还是那个天真的加贺美,他还有一线生机!

“消灭我的话,小诚的记忆也会消失的哦!你就这么忍心吗?”

就在那‘白色狼蛛WROM’心中窃喜的时候,从加贺美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变身成为假面骑士甲斗的天道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似乎想要把那‘白色狼蛛WROM’撕成碎片一般。

“假面骑士甲斗?”

“让开!不要碍着我!我来解决他!”

显然天道刚才在银君的手中吃了亏,虽然并没有多大的损失,但是天道心情依然十分不爽,刚刚毫不留手地将那‘橘色狼蛛WROM’灭杀之后,天道虽然也算是发泄了一通,但是心情依然十分苦闷,一般的‘异虫WROM’满足不了他,不过眼前这头‘白色狼蛛WROM’就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沙包!

“哥哥,救救我啊!”

虽然加贺美不知道在天道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他火气十足的样子,如果这个时候‘白色狼蛛WROM’落到天道的手上,下场可真是可想而知。而那‘白色狼蛛WROM’显然也察觉到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假面骑士甲斗十分不好惹,马上求救起来!

“住手,天道!”

低头苦思了一会儿后,最后加贺美还是开口阻止道。而另一边的‘白色狼蛛WROM’却露出了不屑的邪笑,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

“你是,加贺美吗?”

听到眼前这个新出现的假面骑士喊出自己的名字,还有那熟悉的声音,天道终于停下脚步。

“这里就交给我吧!这一次的孽缘,就由我来亲手斩断!”

“唉,好吧!”

看了看加贺美身后的那头‘白色狼蛛WROM’还有他身上所浮现出来的小孩虚影,再联想到这一次加贺美拼死也要进入这化工厂的原因,这一刻,天道似乎悟到了些身后,叹了口气,无奈地应了一声,但是那无奈的语气却隐藏着一丝欣慰。

“‘Cast.Off’!”

再一次转身面向那‘白色狼蛛WROM’的加贺美并没有如同那‘白色狼蛛WROM’的想象那般放他离开,而是解除了身上的厚重装甲,由假面形态转换为拥有更高敏捷更高攻击力的骑士形态!

“Cast.Off!Change.Stag.Beetle!”

“‘Clock.Up’!”

看见事情根本就和自己想象中不一样后,大失方寸的‘白色狼蛛WROM’马上进入超加速状态想要逃离,但是加贺美反应也不慢,马上启动超加速进入到超加速的世界中进行追击!

骑士形态下的假面骑士钢斗,他的双肩上更装载着两把造型如同锹形虫的犄角一般的弯刀Gatack双刀。

进入超加速状态后,加贺美反应迅速地取下双肩上的Gatack双刀,使用二刀流剑戟格斗术在同样身处超加速世界中的‘白色狼蛛WROM’身上狂砍,根本不是加贺美对手的‘白色狼蛛WROM’连中数刀之后,最后还是被加贺美砍倒在地。

“哥哥,不要啊!莫非你真的要杀我吗?”

既然战斗力上不是对手,那么只好攻心了!那‘白色狼蛛WROM’身上再次浮现出小诚的模样,双眼泛着泪光地看着加贺美,一副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才是真正受到背叛的人的受害者的模样。

“哈啊啊啊!”

僵持着一动不动的加贺美,最后发出一声怒吼,然后一跃而起,用双刀在工厂的房顶开出了一个大洞。

“你这是在干什么吗?”

加贺美的行为再一次超出‘白色狼蛛WROM’的估计,这一次,‘白色狼蛛WROM’已经失去了继续装可怜博取同情的耐性了。

“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让你看看的景色!”

在超加速的世界中,阳光透过屋顶的大洞射到‘白色狼蛛WROM’的身上,在超加速的状态下,受到被超加速控制的光量子影响,阳光也变得奇妙起来,一个七色的圆形彩虹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一刻,‘白色狼蛛WROM’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暴露身份,以小诚的身份博取加贺美信任的时候,他曾经说过他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去看一下传说中的七色圆形彩虹。

看着眼前的七色圆形彩虹,‘白色狼蛛WROM’感到自己的胸膛内有一股暖流不受控制地奔腾着,那到底是小诚的梦想,还是自己的梦想?

这一刻,就连‘白色狼蛛WROM’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了……

“此生的希望……”

“就是应该全部摧毁掉……”

“当堕入绝望的深渊时……”

“人才能凭真正的希望而……”

“救赎自己……”

独自一人在ZECT总部拉着大提琴的加贺美陆,迎着夕阳的光辉,一边吟诵给死者谱写的弥撒曲,一边拉着小提琴,在黯然的大提琴声之中,他不知为谁而流下了眼泪……

这一次的‘异虫WORM’工厂歼灭作战,加贺美陆作为ZECT的高层领导人,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其中的风险,他的小儿子已经惨遭‘异虫WORM’而毒手而死去,现在又任由现在所剩下的唯一的儿子加贺美新参与其中,所有清楚内情的人都不能理解他的做法……

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未来!或许他的儿子加贺美会因此而失去生命,但是最后,他却会重生成为战斗之神钢斗,去救赎自己,去救赎世人……

遭到拟态成自己的‘绿色狼蛛WORM’和拟态成小诚欺骗自己的‘白色狼蛛WORM’前后夹攻,加贺美全身上下都已经被狼蛛的尖爪刺的千仓百孔,生命的流逝并没有给予加贺美过多的痛苦,真正让他心痛,真正让他感到痛苦的是那由‘异虫WORM’拟态而成的小诚,那利用他信任来戏弄他背叛他……

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一个人影,瘦小的身躯虽然带着灿烂的笑颜,但是那缠满了白色绑带手脚却让人不由地心痛起来,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翔星!

只见翔星他拿着加贺美陆交给他的骑士腰带无声无息地来到加贺美的身边,然后把那腰带戴到他的腰上后,作为骑士腰带的开发者,翔星动作熟练地直接在适能者没用启动这条腰带的情况下,发动这骑士腰带针对着装适能者的身体治愈能力。

骑士腰带的嵌槽上亮起了金色与绿色的光芒,蓝色的过滤后的能量波纹在频死的加贺美身上荡漾起来,原本已经垂死一线的加贺美奇迹般地慢慢睁开了双眼,身上被刺伤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起来……

就在拟态加贺美和拟态小诚向出口走去,打算在ZECT的歼灭计划全面启动之前离开这片是非之地的二人,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踉跄的脚步声,转身看过去,只看见理应死去的加贺美虽然狼狈,但是依然活力十足地来到自己的面前。

“利用人与人之间信赖的‘异虫WORM’!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高举左手的加贺美发出愤怒的咆哮,而感受到加贺美的召唤,已经承认了他适能者资格的‘Gatack.Zecter’从ZECT总部的地下实验室冲破重重的关卡,无视时空瞬间冲天而降,来到了加贺美的手中!

“变身!”

就像是本能一般,当加贺美紧握着手中的锹形虫驱动变身器‘Gatack.Zecter’的时候,如何变身、如何‘Cast.Off’、如何‘超加速Clock.Up’,如何使出绝招消灭敌人,这一切都像是本能一般在体内涌出!

当加贺美将‘Gatack.Zecter’组装进骑士腰带的嵌槽上后,发‘变身’命令的加贺美在一片蓝色的光芒之中着装上了一身天空蓝色与金属银色为主调的重型铠甲!

终于,加贺美变身成为真正属于他的风格的假面骑士,假面骑士钢斗!

看见加贺美从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变身成为了‘异虫WROM’的生死大敌假面骑士,这一次拟态加贺美与拟态小诚都不得不认真起来,正视起来。

只见拟态加贺美飞身一跃变身成为‘绿色狼蛛WROM’后就马上扑向加贺美,而那拟态小诚也变身成为‘白色狼蛛WROM’后疾步冲向加贺美,加贺美与他们之间的孽缘之战第二场正式开始!

变身成为假面骑士钢斗的加贺美再也不是那个手无搏鸡之力的ZECT底层实习员,这一刻的他是战神钢斗!那些‘狼蛛WROM’的尖牙利爪再也不上伤害他分毫,相反,他的拳脚就像是炮弹一般,他的每一拳每一踢都让‘狼蛛WROM’毫无还手之力。

原本身具狼蛛特性的‘狼蛛WROM’在遍布机械与管道的化工厂内部,可谓是如鱼得水,拥有绝对的环境优势。他们利用蛛丝在机械的缝隙之中穿梭,利用异常的弹跳力在管道之上游走,加贺美根本不能捕捉到他们的动作,但是他需要捕捉到他们的动作吗?

在一声怒吼之中,加贺美瞄准再一次飞扑而来袭击自己,但又再一次被自己重拳击倒在地的‘狼蛛WROM’,在一声命令之中,加贺美每分钟可发射5000发离子射束光弹的肩炮‘Gatack.Vulcan’马上启动!

只是数发火焰弹,在高温与超高压的攻击之下,那头原本就被银君打得伤痕累累的‘绿色狼蛛WROM’终于在绿色的火焰之中爆炸而亡,烟消云散……

在假面骑士甲斗、皇蜂、雷蜓、剑蝎之中,原本就只有甲斗有在假面状态下消灭‘异虫WROM’成虫的记录,现在作为战斗力非凡的假面骑士钢斗的加贺美终于也创写了属于自己的记录了!

“住手啊,不要啊,哥哥!不要消灭我啊!”

这一刻,‘白色狼蛛WROM’终于慌了,身上浮现出他所拟态的小诚的幻影,凄惨可怜地大喊着不要!刚才以二对一尚且不能占有优势,现在同伴被击败死去,除了利用自己所拟态的小诚来博取同情,单凭自己一人又能做些什么?

虽然这种做法很卑鄙恶劣,但是现在若为弱者的他,除此之外又能做什么?更重要的是,看见加贺美那副迟疑的模样,‘白色狼蛛WROM’心里明白,眼前的人类还是那个天真的加贺美,他还有一线生机!

“消灭我的话,小诚的记忆也会消失的哦!你就这么忍心吗?”

就在那‘白色狼蛛WROM’心中窃喜的时候,从加贺美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变身成为假面骑士甲斗的天道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似乎想要把那‘白色狼蛛WROM’撕成碎片一般。

“假面骑士甲斗?”

“让开!不要碍着我!我来解决他!”

显然天道刚才在银君的手中吃了亏,虽然并没有多大的损失,但是天道心情依然十分不爽,刚刚毫不留手地将那‘橘色狼蛛WROM’灭杀之后,天道虽然也算是发泄了一通,但是心情依然十分苦闷,一般的‘异虫WROM’满足不了他,不过眼前这头‘白色狼蛛WROM’就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沙包!

“哥哥,救救我啊!”

虽然加贺美不知道在天道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他火气十足的样子,如果这个时候‘白色狼蛛WROM’落到天道的手上,下场可真是可想而知。而那‘白色狼蛛WROM’显然也察觉到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假面骑士甲斗十分不好惹,马上求救起来!

“住手,天道!”

低头苦思了一会儿后,最后加贺美还是开口阻止道。而另一边的‘白色狼蛛WROM’却露出了不屑的邪笑,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

“你是,加贺美吗?”

听到眼前这个新出现的假面骑士喊出自己的名字,还有那熟悉的声音,天道终于停下脚步。

“这里就交给我吧!这一次的孽缘,就由我来亲手斩断!”

“唉,好吧!”

看了看加贺美身后的那头‘白色狼蛛WROM’还有他身上所浮现出来的小孩虚影,再联想到这一次加贺美拼死也要进入这化工厂的原因,这一刻,天道似乎悟到了些身后,叹了口气,无奈地应了一声,但是那无奈的语气却隐藏着一丝欣慰。

“‘Cast.Off’!”

再一次转身面向那‘白色狼蛛WROM’的加贺美并没有如同那‘白色狼蛛WROM’的想象那般放他离开,而是解除了身上的厚重装甲,由假面形态转换为拥有更高敏捷更高攻击力的骑士形态!

“Cast.Off!Change.Stag.Beetle!”

“‘Clock.Up’!”

看见事情根本就和自己想象中不一样后,大失方寸的‘白色狼蛛WROM’马上进入超加速状态想要逃离,但是加贺美反应也不慢,马上启动超加速进入到超加速的世界中进行追击!

骑士形态下的假面骑士钢斗,他的双肩上更装载着两把造型如同锹形虫的犄角一般的弯刀Gatack双刀。

进入超加速状态后,加贺美反应迅速地取下双肩上的Gatack双刀,使用二刀流剑戟格斗术在同样身处超加速世界中的‘白色狼蛛WROM’身上狂砍,根本不是加贺美对手的‘白色狼蛛WROM’连中数刀之后,最后还是被加贺美砍倒在地。

“哥哥,不要啊!莫非你真的要杀我吗?”

既然战斗力上不是对手,那么只好攻心了!那‘白色狼蛛WROM’身上再次浮现出小诚的模样,双眼泛着泪光地看着加贺美,一副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才是真正受到背叛的人的受害者的模样。

“哈啊啊啊!”

僵持着一动不动的加贺美,最后发出一声怒吼,然后一跃而起,用双刀在工厂的房顶开出了一个大洞。

“你这是在干什么吗?”

加贺美的行为再一次超出‘白色狼蛛WROM’的估计,这一次,‘白色狼蛛WROM’已经失去了继续装可怜博取同情的耐性了。

“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让你看看的景色!”

在超加速的世界中,阳光透过屋顶的大洞射到‘白色狼蛛WROM’的身上,在超加速的状态下,受到被超加速控制的光量子影响,阳光也变得奇妙起来,一个七色的圆形彩虹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一刻,‘白色狼蛛WROM’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暴露身份,以小诚的身份博取加贺美信任的时候,他曾经说过他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去看一下传说中的七色圆形彩虹。

看着眼前的七色圆形彩虹,‘白色狼蛛WROM’感到自己的胸膛内有一股暖流不受控制地奔腾着,那到底是小诚的梦想,还是自己的梦想?

这一刻,就连‘白色狼蛛WROM’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