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金袍男子一出现,顿时虚空颤抖,整个武尊界内,所有的生灵,都突然觉得一阵压抑。

普通的生灵倒还罢了,可那些修为达到武神的存在,一个个抬头望向无尽的虚空,他们虽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可却能感受倒,那里存在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那气息……让他们内心颤抖。

“异族至尊耶不灭来了……”

“当年的不灭主宰,现在的不灭至尊,难道我武尊界真的要灭亡么?”

哗!

中土世界,剑门所在,一股剑意刹那而起,紧随剑意的是一位锋芒毕露的老者,那老者瞬间跨越了无尽的虚空,出现在了星空深处。

“那是剑主大人,难道剑主大人已经是至尊境界了吗?”有人猜测。

毕竟,十万年的大战,剑主大放光彩,可以说是武尊界中的第一人,那也不为过,同时,也是所有人的希望。

“谈何容易?武尊界内,想要达到主宰境,不难,可想要达到至尊境,太难太难……”

一些诸如火神、战神等这些老资格的存在,对武尊界了解太多太多,他们虽对剑主大人抱有希望,可这希望……并不大。

杨天正在天山上修炼,如潮似水的月芒滚滚而来,融入杨天的体内,使得杨天体内的三轮圆月愈发得明亮起来。

那光芒,甚至让人怀疑,终有一天,它们可以取代苍穹上的九月。

在异族的不灭至尊踏入武尊界时,杨天同样有所感应,那气息十分强大,让他都觉得十分不舒服。

“看来,我需要更加努力地修炼了,异族全面入侵,天下……要乱了……”

杨天长叹一声,闭上双眼,继续修炼。

半个月后,剑主大人回到了剑门,他面色苍白,一回来就开始了闭关。

同时,异族大军,在不灭至尊的指挥下,纷纷侵入域外战场。

那些域外战场,许多都维持着一种特殊的平衡,这么多年来,大荒与异族厮杀,各有输赢。

可这一刻,随着异族大军的侵入,这平衡瞬间就被打破,大荒的势力,一退再退,更是有许多已然陨落。

这其中,更是有许多强者陨落,有大荒人族,有龙族,有凤族,有天神。

可以说,无论是人族,还是神禽异兽,亦或者是天神,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

大荒的力量,节节败退,域外战场,一处接着一处开始失守。

这期间,无论是大荒,还是异族,武圣之上的存在,都没有出手。

最多,也只是武圣间的较量。

毕竟,武神若是出手,影响太大,不说毁天灭地,可也差不多了。

至于主宰,那更不用说了。

而剑主大人曾与异族的不灭至尊间的交手,也都不曾出尽全力,更多的还是相互间的试探。

可仅仅是试探,就让剑主大人受了伤势。

终于,三年的时间,大荒所有的域外战场,全部落入了异族的手中。

大荒死伤惨重,尤其是武圣之下的武者。

那些域外战场,只是大荒的第一道防线,如今,第一道防线……破了。

而第二道道防线,便是九月。

战神亲自坐镇第一月,那里是天神的大本营天庭所在,无数的天神驻扎在那里,守护着大荒。

同时,还有第二月、第三月,直至第九月,每一轮圆月上,都驻扎着大荒的大军,而这一次,战争升级。

好在,异族也陨落了不少,所有的大军,全部停留在域外战场上,正在恢复着。

一时间,出现了短暂的安宁。

可所有人都知道,这安宁,恐怕持续不了多久。

同时,三年的时间,杨天闭关修炼,武神的修为早已彻底稳固了下来,更是精进了许多,可距离主宰境,还是太远太远。

武神之后,便是主宰境,主宰之后,才是那至尊境。

这三年来,杨天内心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中土的剑主大人,起修为虽无限接近至尊境,可终究还不是真的至尊境,否则,异族绝不敢如此入侵。

呼!

杨天起身,从天山上走出,整个南荒,都是一片愁云,几乎所有的武者,都已经知晓了异族入侵的事情。

武宗以上的武者,也都在火神的命令下,全部被征走,前往了九月。

“人少了许多……”杨天轻叹了一声,天神之躯刹那走出,同时,十万大山中,一声龙吟传来,赤焰神龙之躯飞来。

“战争,也当有我杨天一份……”杨天低声喃喃中,天神之躯,赤焰神龙之躯融合在了一起,而后刹那飞起,直奔第一月而去。

那里,是天庭所在,战神杨不逊坐镇第一月,杨天要去那里帮助战神。

终于,当大荒在九月上做好准备时,不灭至尊派遣异族大军再次入侵,与之前不同的时,这一次带队的,全都是武神级别的存在。

九月上,散出无尽光芒,连成了一片,仿佛是一座强大的阵法。

战争,再一次的爆发……

每日里,都有武神出手,打得昏天暗地,九月上,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出现了崩溃……

这段时间里,杨天的天神之躯,以及赤焰神龙之躯,同样出手,有胜有败。

“九月,坚持不了十年……”杨天的本尊,站在天山上,遥遥地望着九月,目中带着忧愁。

终于,当快要临近十年的时候,九月彻底崩溃了,在大荒,仰望苍穹时,已经看不到九月了,唯有群星,还在释放着银芒。

而杨天这里,其修为,终于达到了主宰境。

“九月崩溃了,月芒太少了,想要突破倒至尊境,除了自身的感悟外,还需要足够多的太阴之气,可惜,太阴之气已经没有了……”

这一日,杨天看着从九月上败退下来的同胞,一批接着一批回到了大荒。

“大荒,将是最后一道防线……”

一道沙哑的声音,从中土世界,带着沧桑传遍大荒。

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荒,还能守住么?”所有人都在扪心自问。

若非异族出现了一位至尊,不说域外战场,光是九月,异族都无法攻破。

可有异族不灭至尊的出手,大荒的主宰,根本抵挡不住。

“阵,起!”

中土世界,剑主的声音,再次带着沧桑传出,在这声音传出的刹那,中土世界一震,一把巨剑刹那飞起。

那巨剑,相传来自天外,坠落在中土世界,当年的剑主,恰巧在巨剑下有所感悟,才成就了如今的地位。

同时,在巨剑飞起时,北雪冰原上升起了一座冰山,那冰山上三处的光芒,刹那注入了中土世界的巨剑中。

同时,南荒有一片赤焰刹那飞起,融入了苍穹。

东海诸岛上,一株擎天巨木扶摇直上。

洗浴沙漠,一片沙尘弥天而起。

五块大陆,凭借着五件惊天动地的宝物,瞬间就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一座弥漫了整个大荒的阵法。

而这阵法,散出了一丝带着至尊的气息。

“有意思,这阵法,已然有了至尊之威……”异族的不灭至尊,站在一块月亮的废土上,望着大荒。

在他的目中,带着贪婪,他的目标,便是征服武尊界。

“十万年前,若非出了一位剑主,否则,我早就征服了武尊界……”不灭至尊笑着说道,“不过,十万年而已,不多,比起我能突破到至尊境,还是很划算的!”

“而且,十万年后,纵然如天资卓越的剑主,其修为也不曾突破到至尊境,武尊界内,还有谁能挡我?哈哈!”

“休整一番,准备进攻武尊界最后的防线——大荒!”不灭至尊的声音传出,无数的异族同时发出呐喊。

一旦,武尊界被异族征服,那么,武尊界,从此就会沦为异族圈养生灵的所在,如那牛羊一般。

“誓死捍卫武尊界,捍卫大荒!”大荒五块大陆,不同的种族,却发出同一种声音。

在这声音中,杨天的本尊显得更为着急,以他的力量,却不能为大荒带来一点保障。

“武神,又能如何?不敌主宰!主宰又能如何?不敌至尊!”杨天本尊站在天山上,主宰的修为散出,望着九月崩溃的所在,目露哀伤。

在他的眉心处,四轮圆月,闪闪发亮,似乎能感受到九月崩溃后的哀伤。

轰!

不灭至尊,跨越星空而来,强大的力量落下,大荒的阵法顿时抖了抖。

“攻击!”

异族大军,称作神舟而来,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从神舟上射出,落在大荒的阵法上,使得阵法开始暗淡。

“剑!”

中土世界,剑主一声响彻苍穹的低喝,那一把巨剑,刹那横扫而出,只是一剑,便斩去了上百万的异族!

“杀吧!我看你们能撑多久?”不灭至尊对死去的异族,根本不在乎,若非是担心大荒方面的主宰临死反扑,他早就出手了。

“等到你们的力量耗尽之时,就是我不灭至尊出手之时!”不灭至尊淡淡开口。

时而的,不灭至尊也会出手,使得阵法越来越暗淡。

哗!

天山之上,杨天本尊睁开了双眼,抬头看向星空,而后,他抬起右手一指,寒声道:“此碑,可镇压天地万物!”

言语间,一块石碑,从天山脚下,刹那飞出,眨眼间就飞上了苍穹,飞出了大荒,来到了大荒阵法的边缘之处。

“镇压!”

一言出,石碑顿时悬浮在了星空中,古朴的气息从石碑内散出,辐射四方。

所有的异族,顿时觉得有些压抑,仿佛体内的某些力量,突然间被镇压。

能在石碑下完好无损的,唯有主宰和至尊。

“嗯?居然有如此至宝?”不灭至尊看到石碑的刹那,双眼顿时发光。

“天山之灵,我若是没有记错,你可以为我出手三次,如今,还有两次,可对?”杨天本尊走出,来到了苍穹之上。

“还有两次……”天山之灵开口。

“那么,就为我出手两次,我需要时间……”杨天认真说道。

“如你所愿!”天山上,顿时传出一道声音,随着声音传出,一道模糊的身影,直接飞起,散出至尊境的修为,直奔不灭至尊而去。

“至尊?”不灭至尊感受到那气息,顿时一愣,可旋即,他就目中火热起来,“不是至尊,而是一件更为强大的至宝中的器灵……”

轰!

刹那间,天山之灵就与不灭至尊战在了一起,整个大荒,人人目中升腾起了希望。

可杨天知道,这一切,都还不够,天山之灵虽散出了至尊气息,可在不灭至尊前,依旧不敌,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天神之躯,祭天!”杨天蓦然开口,天神之躯身子节节拔高,一股天神的气息扩散四周,同时,一句句祭祀神文从其口中读出,响彻在天地间。

随着祭祀,苍穹翻滚,天地意志顿时凝聚,紧接着,天地意志扩散,覆盖了整个大荒,出现在了星空中。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星空中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在这身影后,火神、战神等人齐齐一颤,顿时弯腰拜见。

那身影,正是天地意志凝聚而出。

正在战斗的不灭至尊,冷冷看着这里,道:“天地意志凝聚出来又能如何?天地意志无法出手的,哈哈!”

听到不灭至尊的话语,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杨天却目光扫过星空,嘴角微微一笑,那石碑,虽不曾彻底镇压,可却镇压了主宰以下的异族一些力量。

而眼下,随着天地意志的出现,不灭至尊或许没事,可那些主宰,一个个面色难看起来,似乎显得很不舒服。

杨天要的结果,便是这样,以石碑和天地意志,镇压住除不灭至尊意外的存在,纵然不能彻底镇压,可也能使得他们发挥出来的力量弱上许多。

同时,以天山之灵拖住不灭至尊,便给了杨天方便行事的时间。

“四月,升空!”杨天眼看一切尽在掌握,体内的四轮圆月,顿时飞出,悬浮在半空中。

顿时,整个星空,齐齐一震,所有的星辰,都朝着这里一拜,仿佛万星朝拜一般。

“九月,既然已经崩溃,何不融入吾身,祝吾成就至尊之境?”杨天爆喝一声,这一道声音中,更是融入了他的意志,刹那间就滚滚而出。

而那九月,早已崩溃,可却仿佛有灵,在这一刻,竟齐齐震动,九月所化作的废墟,全部朝着大荒飞来。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九月的废墟,融入了杨天的那四轮圆月中。

肉眼可见的,那四轮圆月,化作满月,而且,还没有停止,无穷尽的太阴之力,使得四轮月亮出现了融合。

“太阴之力已然足够,想要突破,还需要太阳之力!太阳之力,融!”杨天再次一喝,九轮骄阳,顿时有无穷阳光撒下,朝着杨天袭来。

轰!

四轮月亮,融合的速度更快!

随着融合,一股无限逼近至尊的气息轰然散出。

“怎么可能?”不灭至尊将天山之灵打飞,带着怒火而来。

“天山,护佑吾身!”

哗!

天山飞起,直接横在了大荒外,阻挡着不灭至尊!

“区区一座山,也敢挡我!”不灭至尊冷哼中,抬手朝着天山拍去。

“融!”

时间紧急,杨天控制着四轮月亮,疯狂地融合着,渐渐的,仿佛要化作一轮骄阳。

轰!

不灭至尊,一掌拍飞了天山,可在这时,他却停下了脚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杨天,在杨天的身上,散出了至尊气息,尤其是那一轮骄阳,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不灭至尊,该结束了……”杨天走出,直接横渡虚空,来到了不灭至尊前方,抬手一抓,石碑飞来,朝着不灭至尊镇压而去。

不曾突破到至尊时,杨天纵然以石碑去镇压,也不会有效果,可现在,足够镇压了。

轰!

石碑落下,在不灭至尊拼死反抗中,直接将不灭至尊镇压,可那毕竟是至尊强者,依旧不断的挣扎着,石碑摇摇晃晃,看似有些不稳。

“天山,助攻!”

刹那间,随着杨天的低喝,天山之灵融入天山中飞出,将石碑收回,以石碑之力、天山之力,直接将异族的不灭至尊彻底镇压。

“不灭至尊,毕竟是至尊,日后再处理你,而现在……当继续祭祀天地!”

杨天挥手间,立刻对异族展开了攻击,剑主、火神、战神等人,也都纷纷出手!

异族失去了不灭至尊,顿时面如死灰。

而随着祭祀,杨天脑后的功德紫光,越来越长,很快,就达到了十万里,二十万里,三十万里,……,百万里!

足足百万里的功德紫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

大战过去了数百年了,大荒也渐渐地重新焕发出了生机。

大荒的年轻一代,或许不太清楚那一场大战,可一些存活了许久的存在,每次仰望苍穹的时候,尤其是看到只有一轮圆月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一场大战。

不灭至尊被镇压,异族也被一网打尽,全部祭祀给了上天。

后,杨天至尊出手,以无上神通,重新凝聚出了一轮圆月!

同时,在南荒十万大山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宗门,名为“天星宗”。

天星宗,成为了整个大荒的武道圣地,无论是人族,还是神禽异兽,都以拜入天星宗为荣。

而在天星宗所在的天山上,原本闭着双眼的杨天,突然睁开了眼睛,长吐一口气,道:“不灭至尊,终于将你彻底炼化掉了……”

(全书完)